五君//
填坑?风太大我听不清你说什么……!//
欢迎长评❤//

【朝耀】晨昏线-27 相逢

 前文传送: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番外-【在故事开始之前


 

这章前半截是之前写的那半章,因为时间太长忘了之前的构思,干脆后续直接改写了,于是标题也换了030

事实证明我是亲妈,在亚瑟见到了谁这个问题上犹豫了半分钟决定还是让他直接遇到王耀吧:-D

 

 

 

  雪将世界染成了白色。

  王耀从二楼阳台踩着平顶房的屋顶走过去,手枪被他牢牢握住。

  围巾遮挡了王耀大部分的面容,屋外的寒风比他预料的要冷更多,像是一把把尖锐刀刃割在脸庞上一般,王耀总有种皮肤已经被划破的错觉。

  发尾被裹在围巾当中,戳着后颈和脸颊,痒痒的令人不太舒适,然而此时的王耀无法分出更多的注意力给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情,因为那前后追逐的身影已经在向他这个方向靠近了。

  没有风雪遮挡视线,他很快就清楚了下面是怎样的情况

  跑在前方的是一个幸存者,但是他也无法算是跑,太厚的积雪严重阻碍了他前进的步伐,他走的有些跌跌撞撞,但还算安全,每当那几只追在他身上的丧尸犬妄图扑向他时,都会被他阻拦下来。

  王耀蹲在屋顶上,他的手脚被冻得已经快失去知觉,然而心底却有火苗窜了出来,只因为下面那个人的身手十分熟悉,招式里都带着王耀的影子,会这样明显的只有一个人,而他迄今为止手把手教过的人并没有几个。

 

 

 

 

  亚瑟离开的时候没有告诉任何人,他带着自己的武器,悄悄地离开了城市

  他不想将时间浪费在等待上,随着天气越来越冷,他愈发担心独身一人的王耀,尽管知道王耀身手比他好,尽管清楚他自己死了王耀估计都没事,但亚瑟还是止不住的担心。

  半夜里藏在角落休憩的他会被噩梦惊醒,那段他以为已经过去的记忆会翻腾着重新出现,带着他一遍又一遍回顾着王耀昏迷时守在一旁的他的那份孤独疯狂与痛苦。

  后来,他甚至不再睡觉,因为一闭上眼睛就是铺天盖地的恐慌,那种失去了生活中最重要事物的惊慌让他无法停下自己的脚步,无法阖上双眼。

  找到王耀,赶紧找到他。这成了亚瑟一直行走的唯一念头。

  大雪下了很久,来势凶猛,相比之下,夏日里的狂风暴雨几乎可以称得上是温柔,就算如此亚瑟也从未停下过脚步,他害怕自己每浪费一秒,王耀可能就会遇到危险。

  但是在遇上王耀之前,他先遇上了丧尸犬。

  而且糟糕的是……他是在空旷的地方遭遇了这些比普通丧尸难对付许多倍的怪物。

  不知道在雪中奔跑了多久,长时间没有好好休息的身体成了拖累,亚瑟几乎是艰难地抵挡着丧尸犬的每一次进攻。

  不能死在这里,绝对不能死在这里。

  他这样告诉自己,每一次都成功从丧尸犬攻击下逃脱,但是面前越来越近的村庄并没有让亚瑟多出丝毫的喜悦,因为他很清楚地知道,他的体力就要到尽头了。

  王耀还等着我……亚瑟咬紧牙关,在雪地上打着滚儿躲过丧尸犬的又一次攻击,他的棉衣袖子已经被丧尸犬给抓破了,幸好的是冬日穿得厚,丧尸犬并没有能够抓破他的皮肤。

  一只丧尸犬正面扑了过来,亚瑟手中的短剑狠狠刺出,将丧尸犬脖子刺了个对穿,然而糟糕的是,短剑卡在了丧尸犬脖子里无法拔出来了。

  眼见另外两只丧尸犬兜头跳来,嘴里腥臭的粘液都快滴在脸上,亚瑟干脆横起胳膊想要拦下攻击,他已经做好了放弃一只胳膊的准备,他只要活下去。

  疼痛并没有来临,突然响起的的枪击退了两只丧尸犬。

  亚瑟趁机站起身来,从腰后取出了匕首,扎进挂在短剑上的丧失犬脑袋上,连续几下后丧尸犬不再动弹,亚瑟顺利拔出了自己的短剑。

  而第三只丧尸犬从雪中刚刚再度冒头就又被连着两枪打中脑袋,躺回雪地上它自己砸出的坑里后再没了动静。

  亚瑟偷着空瞄了一眼枪声来处,见到的是站在附近屋顶上的人,抬头望去只能见到他身上的衣物和几乎遮住了大半张脸的围巾,只有那头黑发告诉亚瑟,他是个华国人。

 

 

 

  有了支援,几只丧尸犬很快就被解决。

  亚瑟站在原地大口喘着气。

  一直在屋顶上的人顺着水管落到了地面上,向着他走来。

  亚瑟保持着警惕,但还是先开口道了谢:“谢谢。”

  对方并没有回话,站在离他五六步远的地方。来人收起了自己的手枪,拉下了那张遮挡了他面庞的围巾。

 

  

 

  亚瑟想过很多和王耀再一次相见的场景,每一个都比现在的要好上许多,但此时的亚瑟已经没有更多的精力去想那些了,他双腿一软跪坐在了地上,深呼吸了好几次才缓缓张开嘴。

  “王耀……”他低声念出了这个名字,不知道何时起,他的生命似乎都是因为这个人才能延续下去,他无法回想此前的二十几年生命当中没有王耀时是什么模样。

  王耀他脚步匆匆地走到亚瑟身边,蹲下身子想要检查亚瑟的情况,对方身上被撕扯得破烂的衣服让他心中发紧。

  “王耀……王耀……”他刚刚靠近亚瑟,就被拉住了手臂,他低头看去,正对上亚瑟抬头看来的碧色双眼,不知道为何,王耀觉得亚瑟此时十分脆弱,脆弱到或许一个雪球就能击溃他的地步。

  叹了口气,黑发青年蹲了下去,另一只手握住了那紧紧攥着他手臂的手。

  “我是王耀。”王耀一字一字重复道,“我在这里。”

  那只手沿着他的手臂攀上了他的脸颊,王耀静静地蹲着,任凭亚瑟的手胡乱地在他脸颊上抚摸着。

  “王耀……”亚瑟再一次地呼唤了这个名字,他手垂下,紧紧地搂住了王耀的腰肢,将头埋进了对方的颈窝处许久。

  亚瑟这辈子哭过几次呢?若要他掰着指头算来,除了婴儿时期、那些谁都要经历的被欺负就哭鼻子的童年,他几乎算是从不哭泣的典范,在他看来许多事情咬咬牙就过去了,哭泣又有什么用。

  王耀的存在就像是专门用来打破亚瑟处事方式的,亚瑟已经数不清楚自己在对方面前毫无形象到何等地步,但他无法压抑住自己,他坚信着王耀压根不会在意这些。

  心底的某一块几乎柔软得可怕,王耀并不知道亚瑟是不是知道了这是个对付他的好方式,但是面对这样的亚瑟,他任何拒绝的话都说不出口。王耀蹲着身子,任凭亚瑟紧紧箍住他的腰,就算腿发麻了也没有推开亚瑟。

  飘落的雪花打破了这一刻的宁静,王耀轻轻拍了拍亚瑟的肩头:“下雪了。”

  亚瑟抬起了头,他松开了王耀的腰站起身来,然而下一刻他的手又紧紧握住了王耀的手腕,害怕伤到王耀,他的力气并不大,却带着不容拒绝的态度。

  王耀几乎忍不住唇角的笑意,他在亚瑟疑惑委屈的眼神当中掰开了他的手,然后将自己的手嵌入他的手掌,和他十指相扣。

  黑发青年抬头看着亚瑟,黑色的眼里闪烁着温柔:“我在这里。”

  胸口翻腾的热浪让亚瑟所有的话都梗在了喉咙当中,他努力了好几次才没有让自己再做一次丢脸的事情,他回给了王耀一个灿烂的笑容:“我知道,你在这儿。”

 

  

 

  亚瑟的衣服尽管被撕破了几处,但冬日人穿得多,所以只是衣服坏了他身上并没有多余的伤口,检查过后的王耀松了口气。

  他们回到了王耀暂时的落脚点。

  王耀原本就准备暂时休息几天便踏上去往他们集合的那座城市的路途,没想到亚瑟居然会找来,不过在确定亚瑟没有受伤后,他也不会推迟自己出发的日期。

  “对了,小香呢?”王耀回头问道。

  进了屋子坐下来后视线就一直跟着王耀转来转去的亚瑟愣了一下,第一次将自己的目光从王耀身上挪开了。

  王耀在心底叹了口气,决定不再继续追问,他从没想过有一天王香会与他说过人还不错的房东亚瑟闹出这样的矛盾,而且矛盾的关键点还是他自己。

  这是迟早需要解决的问题,王耀不会就这样放着不管,不过王香现在并不在,这件事只能暂且搁置,往后再谈论。

  略过了这个,王耀随意地问了一些其他的事情,亚瑟都一一回答了,和王耀的对话有效地缓解了他一直紧绷着的神经,而睡意也是此时慢慢地蔓延上心头,然而亚瑟努力地睁大眼睛,压制着瞌睡虫爬上心头。

  亚瑟声音的忽大忽小让王耀察觉到了,他一转头就看见金发青年坐在床上,靠着床头的柜子正在小鸡啄米般地点着头,明明已经困得不行,但仍拼命坚持着和自己说话。

  “等雪停了再走。”王耀放下手中的东西,坐到了亚瑟身边,“你应该睡一会儿。”

  “没关系的……”亚瑟后面的话没能说出口,王耀将两手放在他的肩膀上,凝视着他的双眼。

  最终亚瑟败下阵来,他揉了揉酸胀的眼睛,将被撕扯处好几道口子的外套放在一边,躺了下去,掀开被子将自己裹了起来。

  王耀起身继续收拾东西,没想到等到他收拾完了回头一看,亚瑟裹着被子蜷成了一团,面朝着他这个方向,一双碧色的眼睛仍睁开着,正望着自己。

  王耀拖过椅子,在床头坐下,对亚瑟伸出手:“借你?”

  亚瑟握住了王耀的手。

  几分钟之后,金发青年就陷入了沉沉的梦乡之中。

 

  

 

  —TBC—

 

 


评论(47)
热度(190)

© 醉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