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君//
填坑?风太大我听不清你说什么……!//
欢迎长评❤//

【荼岩】夜影空明-第二章

  第二章

 

  

 

  江小猪推开窗户,迎面扑来的是寒冷的冬风,仿若利刃切割在脸庞上。

 

  天空刚蒙蒙亮,太阳才探出一个头。院中早已落尽叶片的树木枝头积压了厚厚白雪,整个世界白茫茫一片,如同一张未曾沾墨的宣纸。

 

  那身黑衣在这样的时刻便十分显眼。

 

  那个自称神荼的青年昨日夜里报了姓名之后,张天师便显得格外激动,自己嘀嘀咕咕地自言自语了不少,江小猪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他只是盯着被神荼抱着的少年,若不是害怕伤害到少爷,恐怕他便要扑身上去将安岩给夺回来了。

 

  “他的屋子在哪?”神荼没有理会江小猪警惕敌视的目光,他看向张天师。

 

  张天师两手交叠,恭恭敬敬半弯腰回答了神荼的问题。

 

  而后,江小猪便目瞪口呆地望着这不知道何处冒出的青年就这么抱着他家少爷腾空而起,像是他往日里在那些话本当中见过的大侠一般,越过那层层叠叠山岩,不见了踪影。

 

  他一离开,被张天师称为美景的剑冢当中的蓝色顿时消散而去,星星点点蓝色光芒如风中烛火,无力闪烁之后归于湮灭。

 

  江小猪慌慌张张地追上前去,等他走到山顶通往山地的台阶上时,那自称神荼的青年早已经没了踪影,只有皎洁月光将清冷光芒透射在绵延了半座山的道观之上。

 

  有什么东西正在飘落,触到肌肤后冰凉凉的,江小猪抬头看去,下雪了。

 

  一想到安岩少爷的安危,江小猪没了欣赏夜雪的心情,他加快脚步,从山顶跑至山腰,跌跌撞撞地进了他们暂时居住的小院子。

 

  安岩的房中烛光微微晃动,江小猪小跑着上前,一下子就见到了神荼,他正坐在檐下长廊扶手上,双手环胸,盯着茫茫夜色,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江小猪从他身边经过时他看都没有看一眼。

 

  道观供给过客居住的屋子很小,推开门进了屋里,江小猪一眼就见到了安岩。

 

  他正侧躺在床上,胸口微微起伏,显然是睡着了。

 

  江小猪帮着给安岩除了披风外衣和靴子,替他拉上了被子,他想要回自己的屋子去休息,可神荼还待在外面,他害怕这个陌生人对少爷不利,便在床前桌子上趴了一宿。

 

  江小猪动了动酸痛的后背,本来还有的困顿睡意早已经被屋外寒风吹散,他将窗户关好,起身出门去打水。

 

  神荼依然维持着昨晚的姿势坐在廊边,只是他身上一丝雪花的痕迹都无,那身玄色衣服连雪花融化后的雪水踪影都见不到丝毫,仿佛在屋外坐了大半宿的并不是他一样。

 

  路过他身边时,江小猪还是没能忍住,他问道:“不知神公子……”

 

  “神荼。”神荼打断了他的话,纠正了江小猪的称呼。

 

  江小猪也觉得神这个姓氏很是古怪,称呼起来十分拗口,见对方让他改口,他也就顺其自然:“不知道神荼公子是何方人士,昨天晚上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剑冢?少爷昨晚又是怎么突然昏睡过去的?”

 

  “还请不要介意,毕竟事关我们少爷。”江小猪道,“我不得不小心。”

 

  神荼终于转头看了他一眼,江小猪发觉昨天见到的果然不是错觉,神荼拥有一双极为漂亮的蓝色眼睛。安家是皇商,江小猪自幼跟在安岩身边,见多识广,洋人见过不少,那些洋人金发碧眼更是古怪,因而他对这双蓝眼睛并不感到诧异,心中只是想着:原来这青年有西洋血统。

 

  “我会同他解释。”神荼只说了这样一句话。

 

  江小猪微微一愣,才理解了这个“他”指的恐怕是现在还是睡觉的安岩,他一边脚步匆匆地去打水,心中一边思量着,不知道这青年到底想做什么,又怀着什么心思。

 

  这些想法在江小猪脑海中转悠,他取水的动作都比往日里快了许多,他往回走时直懊恼自己怎么就这样跑了出来,要是神荼此时对少爷不利那可怎么办。

 

  回到安岩屋前时,见到神荼还坐在原处,江小猪在心里松了口气,对神荼警惕之外又多了两分好奇。

 

  江小猪进屋时安岩已经醒了,他自己穿好了衣服和靴子正坐在桌前,脸上写着茫然,一见到江小猪推门进来,安岩立刻站起身来:“昨夜怎么了,发生了什么,我怎么醒来就在屋子里?”

 

  “少爷先洗漱,我慢慢讲给少爷听。”江小猪将手中水盆放下道。

 

  安岩点了点头,他洗漱着,江小猪将昨夜发生的事情一丝不差全告诉了安岩。

 

  “我昨夜只记得握住了那把剑,有些发热……”安岩放下毛巾,努力回忆着,“……实在想不起来,之后就没了记忆。”

 

  “那个青年正在门外,他说他会同少爷你解释的。”

 

  安岩顿时来了精神,他几步走到门口,将门推开,江小猪怕他被欺负,赶忙跟了上去。

 

  听见了身后的动静,神荼缓缓站起身来,回过了头。

 

  安家是皇商,深得当今皇帝信任,不少权贵人家都和他们交好,一来一去,安岩自是认识了不少京城公子。

 

  然就是那些深受赞誉的贵公子们、哪怕是皇子们,若站在这青年面前说不定风姿都要逊色几分,安岩扒了扒脑袋里的词语,只觉得玉树临风、丰神俊朗、风流潇洒一类的词儿都显得有些粗俗了。

 

  “在下安岩,不知阁下……”安岩礼貌见礼道。

 

  江小猪发现那一直面色没有变动的青年在见到安岩后,眉眼间似乎柔和了下来,不似他之前见到的那样冷硬,他声音清冽:“剑名惊蛰。”

 

  伴随着他落下的话音,一柄剑被递至了安岩身前。

 

  正是之前一直挂在神荼腰边的那柄古朴宝剑,远远望去深棕色木制剑鞘与剑柄毫不起眼,但细细看去,就能发现其上拥有极为精美的龙形刻纹,而剑柄顶端更是雕有一只龙头,似乎正在仰天长啸,欲乘风归去。

 

  安岩不知神荼意欲为何,但仍是伸手接过了宝剑,剑身十分之轻,超出了安岩的想象。入手之后,贴着剑身的双手掌心开始发热,和昨晚的感觉一模一样。

 

  尽管昨天拔下的剑剑鞘黑乎乎看不清楚上面有什么,但安岩很快下了定论:“这是我昨夜拔的那柄剑。”

 

  安岩握紧了这柄剑,抬头看向神荼:“这柄剑,和你或者我有什么关系?”

 

  青年似乎知道他会这么问,上前一步,将手至于安岩托着的宝剑之上,低声道:“我名神荼,乃惊蛰剑灵。”

 

  “剑灵?”安岩握着惊蛰的手微微一抖,语气里的讶异丝毫不加遮掩。

 

  安岩是听过剑灵这么一说,他还没来得及发问,旁边更加惊讶的江小猪问出了他心里的疑惑:“那不都是话本里骗人的东西?什么妖精鬼怪,剑灵神仙,都是编造的。”

 

  “这世上,到处都有闻所未闻之事。”神荼淡淡说道,也不因为自己身份辩解浪费过多的口舌,他将自己轻轻至于剑上的手展开,手背上逐渐开始浮现蓝色光芒,如同昨夜安岩和江小猪在剑冢所见到的蓝光一模一样,神荼的手背上逐渐浮现出了一个奇怪的图案。

 

  安岩疑惑道:“这是?”

 

  “你身上,是否也有如同这样的纹路?”神荼并不回答,反而对安岩提出了问题。

 

  安岩一愣,他的确有,母亲告诉他出生时那东西就在了,可所有人都认为那不过是长得有些奇怪的胎记罢了,连他自己也是这样想的。他点了点头:“的确是有,不过那只是胎记……”接着他想到了这胎记所在的位置,顿时住了口。

 

  神荼奇怪于他的欲言又止,直到发现了旁边知道安岩胎记事情的江小猪的视线,那视线快速地在安岩后背下方扫过,神荼一下子明了,他撇过头去,将手至于唇边轻轻咳嗽了两声,接着若无其事地回转视线,继续凝视着安岩那比平常人稍微颜色有些浅的双眼:“能拔出惊蛰,唤醒我,看来你便是郁垒了。”

 

  “郁垒,那是什么?”安岩不解。

 

  神荼想要解释,然而这些内容太过冗长,并非一言两语就能说清的,而很不巧,他并不是一个擅长于进行这种长篇对话的人,更多的只能等到以后一点一点告诉安岩。无论安岩愿意与否,在拔出惊蛰的那一刻,他的命运就走上了另一条道路,而更多的麻烦也会接踵而至。

 

  “郁垒,是惊蛰的主人,可以使用惊蛰斩妖除魔。”神荼说的无比简洁。

 

  安岩晃了晃头,怕自己听错了:“等等,先是剑灵,又是斩妖除魔,你不是在开玩笑?”

 

  神荼面色严肃,他沉声道:“不管你愿意与否,从你握住惊蛰的那刻起,你不得不担负起这些。”

 

  接着,他放轻了声音,盯着少年的双眼,慢声道:“不过,不用担心,你是惊蛰的主人,我是惊蛰的剑灵,你也是我的主人,我会助你。”

 

—TBC—


评论(6)
热度(32)

© 醉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