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君//
填坑?风太大我听不清你说什么……!//
欢迎长评❤//

【荼岩】夜影空明 第一章

  剑灵神荼X富家公子安岩,古代AU,各色原创妖魔鬼怪出没

 

  

 

  第一章

 

  整个世界冷清清一片,漫天的雪色,蔓延着无边的沉寂。道旁树木伸展开稀疏的枯枝,静候着夜雪的到来。

 

  远处群山层层叠叠,越是远,颜色越是清淡,像是宣纸上晕染开的墨痕,直到最后与遥远天边混合在一处。

 

  少年一身淡蓝色长袍,外披着一件暗红色狐皮披风,行走于雪地之中,留下一串长长的脚印。

 

  “少爷!”江小猪抱着手炉在后面小跑着,穿着厚厚棉衣的他像是一个球在雪地上滚动着,“安岩少爷!”

 

  走在前方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安岩这才听到江小猪的呼叫,这才想起自己出门时忘记叫上自己的书童了,江小猪走到近前,伸出双手,将那小巧精致的手炉递了过来。

 

  安岩紧了紧披风,摆摆手:“你自己拿着吧。”

 

  江小猪跟在安岩身边也有近十年了,和安岩关系向来亲近,也不推辞,两手托着手炉,捂着手。

 

  “少爷,你真不准备回家过年啦?”江小猪跟着安岩漫无目的地在山路上乱晃着,终是没有忍住,问了出来。

 

  安岩笑了一声:“有我没我他们都能过一个好年,我何必前去自讨无趣,倒不如让自己过得舒心。”

 

  “可……”江小猪回想起之前被派遣来找安岩的那几个下人的嘴脸,嘴唇动了好几下,最终只找出了一个他觉得都十分不靠谱的理由,“安老爷终归是少爷的父亲……”

 

  安岩拉扯了一下嘴角,没有接过江小猪的话头,他极为生硬地提起了另一个话题:“这座道观挺气派。”

 

  “是呀。”江小猪举起手炉贴在脸侧,冻得僵硬的脸颊舒适了些许,他兴致勃勃地对着安岩讲起这一路上打听来的消息,“传闻这座道观已经建了有千年,道观中的道士都是有真本事的。山脚城东那户人家的老父亲的命就是道士救回来的;卖猪肉那家的妻子,在道观诚心跪拜后,回家两个月就怀上了孩子;城北大户家的小姐,不知被哪里的狐狸精附了身,也是道观里的道士救回的命;还有……”

 

  安岩听着江小猪絮絮叨叨地讲述着关于道观的各种奇闻异事,心中倒也觉得有趣,之前那场不愉快的会面早已经被他丢去了九霄云外。

 

  江小猪讲累了,停下了嘴休息片刻,便听见安岩好奇地问:“这道观里的道士真有那么厉害?”

 

  “我也是道听途说,不管真假,当故事听听也不错。”江小猪咧嘴一笑。

 

  安岩一想,也是如此,这些道士厉害与否,和他也没什么关系,他不过是游山玩水途中路过此地借住一晚罢了。

 

  太阳已从西天边坠下山去,只留下最后一缕红色霞光还缠绕在山头迟迟不肯离去,江小猪缩了缩脖子,将手中手炉抱得更紧了,但他也不提回去的话,毕竟之前安岩才经历过一场令人十分不愉快的谈话,不然他也不会在这样冷的天气里还在山道上转悠。

 

  道观从半山腰连绵至山顶,四周围绕着通往山顶的石阶,主仆两人也不再言语,只静静地一阶一阶攀爬着,在厚厚积雪上留下一个又一个脚印。

 

  爬至一片竹林边时,道观墙壁的侧门内走出来一人,身着一件深色道袍,脚上一双黑色布鞋,留着山羊胡须,头上戴着顶帽子。

 

  安岩认得他,在道观借宿时,正是这位道士接待了他。等到人走到了近前,安岩对着他弯了弯腰:“张天师。”

 

  张天师笑眯眯道:“安少爷。可是出来欣赏雪景?”

 

  安岩点了点头。

 

  张天师正是要去山上道观,正巧和安岩同路,两人并肩往上走去。

 

  “要说这里风景最好的地方,莫过于剑冢了。”张天师摸了摸胡须道。

 

  “剑冢?”安岩好奇道,“那儿全是剑吗?”

 

  张天师摇摇头:“的确。传闻道观建立之初,那儿曾是道观铸剑之地,后来不知什么缘故就此荒废,那里铸造出来的无数把剑也遗留在了那儿,那些剑有些早已与石头融为一体,大部分锈迹斑斑早已不能使用。”

 

  安岩听了更是好奇,他本离开家就是想去各地游玩散心,如今面前就有千年古迹,他自然兴致勃勃。

 

  江小猪瞥了一眼天边,那抹最后的红霞也已经没了踪影,天色开始昏暗无光,若是等到天完全黑了,下山可就不方便了,他小声提醒道:“少爷,天快黑了,不如明日早晨来看吧。”

 

  “非也非也。”张天师摇了摇头,“剑冢最美时刻正是夜间。”

 

  瞅见安岩加快的脚步,江小猪知道是劝不住他了,只能抱紧手炉紧跟在安岩身后,对着张天师的背影小小地翻了个白眼。

 

  剑冢位于山顶道观后方,张天师并没有什么急事,倒也乐意帮安岩带路,在走过一条两边被嶙峋怪石夹在当中的狭窄山道之后,他们便见到了张天师口中的剑冢最美的时刻。

 

  天色早已经暗沉下来,弥漫着无边的寂静与安宁,山道尽头是一块极大的平地,平地上堆砌着各种石块,隐约可以从上面辨认出剑柄的形状来,地上遍地插放着各色长剑,尽管大部分的剑已经锈蚀,不复最初的光亮和锐利,上面的刻纹也被风霜雨露侵蚀,但依然可以想象出当时它们是怎样的神兵利器。

 

  但这并不是最震撼的。当夜色笼罩,月光洒落时,所有的剑身上都漾起一层淡淡的蓝色光芒,闪闪烁烁,如同夜空当中的星星一般,就连最先对张天师拐带少爷夜晚上山而不满的江小猪,也被面前这幕震惊到张大嘴巴说不出话来。

 

  “自贫道有记忆起,只要有月光,剑冢的晚上便是这般光景。”想到了什么,张天师摸着胡须无奈地摇头笑道,“山脚城中的小伙子们最喜欢的便是夜晚带心爱的姑娘来此欣赏这景色了。”

 

  江小猪赞同地点头:“这里的确可以称得上是定情圣地了。”

 

  安岩并没有说话,他的眼里有一处蓝光极为耀眼,甚至有些刺目,他不得不微微撇过头去,抬起手来用袖口遮挡住那光芒。

 

  “那儿那么亮,是什么缘故?”安岩问张天师。

 

  张天师顺着安岩指点的方向望去,那里并没有什么不同,他摇摇头:“那里并无不妥,安少爷是不是看错了?”

 

  江小猪也冲着那儿看了又看,提议道:“兴许是少爷你太累了,今儿先回屋休息吧?”

 

  安岩微微放下了遮挡住视线的手臂,下一刻眼中又一次溢满了蓝光。刚刚那一问他也知道了,恐怕这蓝光只有他看得见。

 

  心中存疑,安岩怎么也放不下,他冲着那蓝光迈出了脚步。

 

  这处剑冢在这儿多年,从未出现过什么危险,张天师也没有在意,只是开玩笑道:“若是安少爷想要带一把剑回去,怕是不能的。”

 

  “怎么不能?”江小猪不解。

 

  张天师道:“也有人想要带剑走,然而却没有一个人能拔得出这些剑来,便是拿着利器来开凿,也挖不动这山石。”

 

  江小猪恍然大悟地点头,他对于能不能带走剑并不在意,如今解了疑惑也就不再继续追问,只细细记下眼前这景象,想着若是以后有机会再见到西洋商行的琼斯小姐,一定要把这一幕讲给她听。若是能带着琼斯小姐来看一看,那就更好了。

 

  走在剑冢当中的安岩并没有听见身后张天师和江小猪的对话,若说初时他只是因为奇怪才走进剑冢,如今便是像被什么东西吸引住了一般,被催促着向前走去。

 

  他在一块巨大的石头前停下脚步,这块石头足有一人多高,粗略一数,上面插着至少有二三十把宝剑,然而安岩的视线全部被斜插在他正前方的那柄长剑给吸引住了,他遵从着心中的想法,伸出手去,握在了剑柄上。

 

  江小猪发现了安岩的举动,提高声音道:“少爷,张天师说这儿的剑都拔不动,若是你想要,明儿可以去买一……”

 

  站在剑冢边的两人目瞪口呆地看着安岩不费吹灰之力地从石头上将那柄长剑拔了出来。

 

  “张天师,你不是说……拔不出来?”江小猪问道。

 

  张天师也是吃惊的很,好一会儿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或许还是有能拔下来的,只是没人拔到过?”

 

  和周围所有的宝剑一样,安岩手中的剑锈迹斑斑,剑鞘与剑柄合在一处,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是否能够拔出来都成了疑惑。

 

  安岩一手拿住剑身,另一只手握住剑柄,他用了极大的力气,然而“嗡”的一声,如同他将剑从石头中拔出一样,剑身也被他轻轻松松从剑鞘当中拔了出来。

 

  和剑鞘剑柄的黯淡无光截然不同,剑身光亮锐利,在月光下仿若闪着熠熠寒光,只是看着就令人想赞叹一句“好剑”。

 

  就在剑身完全脱离剑鞘的那一刻,蓝光大盛,站在剑冢边缘的张天师和江小猪下意识地用袖子遮住了眼睛,江小猪很快反应过来,他放下了袖子,上前几步冲着蓝光中心叫道:“少爷!安岩少爷!”

 

  见站在蓝光中心的安岩毫无反应,江小猪把手里的手炉往张天师怀里一塞,就想跑去拉人,却没想到下一刻狂风大作,硬生生将他逼退了好几步。

 

  “少爷!少爷!”江小猪焦急万分。

 

  安岩只觉得掌心灼热,像是有什么从身体当中被剥离,眼前的世界旋转颠倒,他想要丢下手中的剑,却毫无力气,最终他实在坚持不下去,一头栽倒在地,在触碰到冰冷地面之前,他感觉到自己被什么温热的东西支撑住了身体。

 

  狂风骤然间停歇。

 

  江小猪急急忙忙地向安岩所在的地方跑去,却在半路停住了脚步。

 

  明明之前那儿只有安岩一人,现在却多出了一个青年,一头黑发高高竖起,身着玄色劲装,一双眼睛同这剑冢一般,透着惊艳的蓝,他腰边挂着刻有龙纹的古朴宝剑,两手托着一人。江小猪定睛一看,被他托着的人蓝色长袍、暗红色披风,正是安岩。

 

  “你是谁!”江小猪警惕地盯着突然出现的陌生人,“快将安岩少爷放下来。”

 

  “剑名惊蛰。”那青年开口,声音冷冽,“我名神荼。”

 

  

 

  —TBC—

之前在微博撩的梗,开始刨成坑

评论(7)
热度(63)

© 醉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