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君//
填坑?风太大我听不清你说什么……!//
欢迎长评❤//

【图严】时间的眼睛-01

  娱乐圈AU

 

  

  想写苏死两个人的设定,空妈妈说写吧,于是就来写了_(:з」∠)_

 

  

  -01

 

  

 

  人生有几个十年?

 

  扒着指头数来,多也不多,少也不少。

 

  严安坐在回忆类节目的录播棚当中,很难不回想起十年前的岁月。

 

  十年前的今天,暑假刚开始才不过十天。

 

  严安早在考试周刚结束的时候就提交了留校申请报告,运气不错的是,暑假的留校期间,他们宿舍楼也是开放的楼栋之一,他不用像年初的寒假时一样还要把行李搬去另一栋宿舍楼。

 

  梧桐树上的蝉拖着嗓音,惹得人心烦意乱,严安擦着额头的汗水,然而他擦汗的速度完全比不上汗水流下的速度,不一会儿水滴就汇聚到下巴处,沾湿了他的T恤领口,他的头发更是整个被打湿,像是才洗过头一样,眼镜架在鼻梁上沉甸甸十分难受,汗水与边框接触变得滑腻,好几次严安都想把眼镜给直接摘掉收起来。不过这一切都影响不了他此时的好心情,他刚刚通过了面试,成为了剧组的一个龙套。

 

  虽然当龙套每天拿的钱很少,但胜在都是拍些室内场景,还包一天三餐。

 

  燕坪明明是北方城市,夏天却热得如同一个大蒸笼。虽然需要自己挣生活费,但严安也不会折腾自己,毕竟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为了挣多点钱中暑太不值了。

 

  如今兼职工作也不是那么好找的,大学狗遍地走,尤其是大学多的城市——像是燕坪,天上掉下一块砖头来,砸死的十个年轻人里有九个是大学生。严安能进这个剧组也是恰巧碰到了有剧组要在燕坪科技大学取景,而对方又需要一些年轻有活力的年轻人。

 

  今年的夏天似乎来得格外早,明明七月份才冒个头,却过得犹如八月中旬一般,早晨九、十点的太阳就火辣辣刺得人皮肤疼。

 

  严安和其他一些被录用的同学们一排边蹲在墙角,他看着这场景,不知道怎么就想起了被警察端掉的盗窃团伙,也是一帮犯罪嫌疑人就这么靠墙蹲着。

 

  剧务告诉他们不要乱动乱走,一群大学生都是第一次接触拍戏这种东西,个个都好奇地探头探脑,却真没一个乱动的,乖乖窝在剧务指着的角落,合用一旁椅子上的一台摇头小电风。

 

  严安身边两个人女生正凑在一起小声地八卦着,似乎在讨论这部剧。严安出门时把手机给忘在了宿舍,蹲在墙角实在无聊,便竖起耳朵听了起来。倒也知道了不少信息,例如这是一部青春偶像剧,男女主都是时下大热的小鲜肉,这部电影改编自一部网络小说。

 

  “不知道女主的男神是谁出演。”短发女生显然提到了自己特别喜欢的角色,表情和语气都激动了几分,“我看小说时就最喜欢这个角色了,尽管他整部小说出场只有几章。”

 

  “不管是谁,都是毁的多。现在有几个个小说改编成的电影电视剧选角让人十分满意的。”马尾女生有些不屑道,“真不懂这些选角色的人都在想些什么。”

 

  两个女生又八了一堆两个主演的各种绯闻,严安听得正来劲,感到身边有人在推自己,他一侧头,就见到蹲在自己另一边的男生正用胳膊肘在戳自己。

 

  “哥们,有人叫你呢!”

 

  严安发现带他们进来的剧务正冲着他招手,他连忙站起身,拉了拉被汗湿的T恤,走到了剧务身边。

 

  剧务又点了几个人,严安发觉了剧务找的人都是这堆大学生里颜值偏高的——不是他自恋,班里女生曾经无聊做过学院帅哥排行榜,很荣幸,严安榜上有名。

 

  站在剧务面前的严安从来没想过他的这一次兼职会让人生拐了个大弯。无论什么时候的严安都不曾幻想过迈步娱乐圈,成为众人瞩目的明星。幼时他和所有人一样,想着长大了做科学家做老师……后来高中毕业,他报了计算机动画专业,一是多少感点兴趣,二是新兴行业能拿高点的工资。  

 

  严安是个龙套,他需要做的就是当好一个背景板。

 

  背景板的作用就是让这个地方真正得显得像是一个校园。例如男女主角在自习教室吵架时,他要装作正在自习的学生,惊愕并不满地抬头看他们一眼;例如男女主角站在走廊边说话时,他就是那个从后面抱着书或者背着书包路过的路人之一。

 

  但是背景板也不是那么好当,好几个跑龙套的就被导演劈头盖脸臭骂了一顿,幸好的是严安虽然没有接触过演戏,但好歹不会出戏严重到笑场,或是紧张得路都不会走,所以等到上午的戏拍完了发盒饭时,副导演还随口夸了他一句。

 

  严安礼貌地道了谢,去场务那儿领了自己的那份盒饭,周围也没多余的椅子凳子,他端着盒饭就坐在了走廊的台阶上,这里前后都有门,窗户一开特别通风,又正好是教学楼阴影处,坐下来倒也凉爽。

 

  盒饭简单的很,一份白饭,炒花菜、煮白菜、全是青椒的青椒肉丝再加半个卤蛋。严安也不挑食,之前走来走去的,他又是个正年轻的男生,消化能力好,早饿了。

 

  花菜有些焦,白菜盐放多了,这些不影响严安的胃口,毕竟量足,吃饱了可是省了一顿饭钱。

 

  文艺青年们总爱说“人生若只如初见”。

 

  严安每回想起和沈图的第一次见面,都觉得真要停在这个时候,他和沈图大概将会是两条怎么也没法相交的平行线。

 

  严安坐在台阶上,就算廊道里凉快,也架不住天气热,汗水啪嗒啪嗒地往下滴,几乎都要糊住了他的眼睛。

 

  抹了一把脸,他继续大口扒着饭,因为吃得太猛不小心噎住了,他用抓着筷子的手捶了捶自己的胸口,这一抬头恰巧就看见了远远走来的人。

 

  这人看上去似乎二十出头的模样,因为鼻梁上几乎遮住了大半张脸的墨镜,严安难以判断他的具体年龄。他穿着再普通不过的短袖和浅色休闲裤,身姿挺拔,步伐不急不慢。

 

  明明是炎热的夏季,这人却清爽得像是从秋天走来一样,黑色发丝柔顺地垂在额前,不见半点汗水流淌的痕迹。

 

  他身后跟着一个留着胡子的男人,男人正一边走着一边说着些什么。

 

  他们和台阶上的严安擦肩而过,在经过时,严安察觉到了来自于前方那个人的打量,那人微微侧过头,视线在自己的身上停顿了不到一秒钟,就收了回去,继续向前走去。

 

  彼时还不知道自己的未来会和这个青年纠缠成一团麻线无法再理清楚的严安咳嗽两声,一部分出于同性排斥原理,一部分是因为对方打量的那一眼让他感到有些不爽。

 

  他在继续吃自己的午饭之前,暗道了一句:“装X。”

 


评论(5)
热度(35)

© 醉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