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君//
填坑?风太大我听不清你说什么……!//
欢迎长评❤//

【荼岩】永生泉水-第七话-沙漠

  他们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摘要:传闻塔克拉玛干沙漠当中有一处“香格里拉”,那里藏着人人都渴求的永生泉水。 

 

  警告:半架空AU,部分背景设定与官方有不同,请勿将文中故事地点与现实挂钩,大量原创反派人物出没。

 

 

  

 

  第七话-沙漠

 

 

  塔克拉玛干沙漠位于新疆的塔里木盆地中心,是中国最大的沙漠,也是世界第二大的流动沙漠。

  立于沙漠边缘时就能够体会到自身渺小,当坐上飞机翱翔于沙漠上空时,更是能够感觉到沙漠的无边无际。

  塔克拉玛干还被称为“死亡之海”,然而在科技的飞速发展下,穿越这些沙漠已经不是什么难事了。沙漠中贮藏的矿藏石油等也被人们逐渐开发出来。

  从美国回到燕坪的第三天,安岩的脚一好,众人就踏上了前往寻找“香格里拉”的路途。

  在安岩养脚的那两天,大家就已经根据他拍摄的照片确定了一个更小一些更加精确一点的搜索范围。

  当从飞机上下来,脚踩在新疆的土地上时,安岩原本以为他们要驱车前往沙漠,没想到T.H.A.居然给他们搞到了一架飞机,当然,和他们乘坐的民航飞机是没法比的,是只有几个座的私人飞机。

  “原来允诺准备送你们过去的,但她那儿好像有什么事情耽搁了,不过放心,给你们驾驶飞机的是T.H.A.有多年飞机驾龄的机长。”香蕉平板视频的另一端,瑞秋向众人解释道。

  安岩以往只在那些冒险电影中见过这种小型喷气机,一段时间前的他从没有想过自己未来有可能把这些交通工具尝试一遍,不过他都已经见过许多在普通人眼中不存在的东西了,坐个小型喷气机也没什么值得好惊讶。

  在和从美国来的本与安娜会合后,他们登上了飞机。

  随着飞机的升起,下方的城市越来越小,逐渐变成一个个切割开的深色方块。

  城市消失在视野的范围当中,世界逐渐从多彩变得褐黄,这是进入沙漠戈壁的范围了。奇怪的是明明是毫无生气的地界,天却蓝得仿佛被清洗过一般,像一颗熠熠生辉的蓝色宝石。

  一望无垠的沙漠如同金色海洋,一座座沙丘仿若翻起的波浪,一阵风吹过,扬起阵阵沙雾,在沙丘上留下一道道弧形波纹。

  安岩突然发现视线的一角出现了完全不同的颜色,他侧头看去,望见的是一池漾着清波的湖水,湖水四周树木郁郁葱葱,他急忙去拉身边的神荼,手指戳着玻璃窗上湖水的方向:“快看!”

  “小伙子,那是海市蜃楼。”前面开飞机的大叔笑着大声道。

  果然,在飞机掠过之后,湖水也好,树木也罢,全都消失得无踪无影,在那儿的依然是反射着阳光的沙丘。

 

  

 

  飞机又飞行了十多分钟,飞机驾驶员开始提醒众人做好准备:“还有五分钟左右就要到了。”

  坐在最前面的江小猪开始给后面众人分发装有降落伞的背包。

  “等等!”安岩抱着降落伞背包一头雾水,“到了的意思是——我们跳下去?”

  “当然。”江小猪一脸肯定。

  “可……可我从没跳过伞……”安岩赶忙把手里的降落伞背包摊开,“快告诉我要怎么用!”

  江小猪刚准备给安岩来一堂“降落伞基础使用知识”课,没想到飞机颠簸了一下,打断了他的话。

  飞机的颠簸的那一下,让安岩和神荼不约而同地皱了皱眉。

  安岩放下降落伞背包,摸了摸自己的胳膊和脸:“刚刚发生了什么,神荼你感觉到了吗,像是有什么黏糊糊的东西从身上爬过一样……”

  然而没等到神荼开口回答,驾驶员的怒斥和江小猪的惊呼就吸引了两人的注意力,飞机上所有人抬头看去,都不禁目瞪口呆。

  事实上所有人对沙尘暴都不陌生,然而不管是经历过的,或者是在电视上看过的,绝对没有一个沙尘暴是像他们眼前所见到这个一样——真正铺天盖地的黄沙,他们在飞机上都看不见沙尘的顶部在哪儿,沙子的厚度让它远远望去如同一堵土墙横亘在沙漠之上,像是一只大手抓起了一大把流沙呼啦一下撒下一般。

  驾驶员努力想要驾驶飞机逃离,然而沙尘暴袭来的速度极快,狂暴的风让飞机整个都开始不听使唤。

  “跳伞!”失控的飞机已经不是驾驶员所能掌控的了,这个时候只能选择跳伞,不然最终结果就是和飞机一起坠落在地面——这个死亡几率比跳伞要高多了。

  安岩急急忙忙地想要背上背包,可他从来没有使用过这个东西,好半天了最终只把自己纠缠在背包带子里。

  飞机已经开始整个在沙尘暴当中旋转起来,直直地往下坠落,没有更多的时间给安岩去处理他身上的背包了。

  幽蓝色光芒一闪,纠缠在安岩胳膊上的背包带子被直接割断,安岩抬起头还没来得及疑惑出声,就感觉到自己被一把搂住了腰,随后跟来的便是无尽的失重感。

  沙漠中的沙远远望去光滑而美丽,然而当它们飞向空中,跟随着狂风扑打在脸上时,那感觉真和锋利刀子割过没两样。

  头发整个被吹得往脑后倒去,眼镜也在鼻梁上歪歪斜斜,不时有砂砾敲打在镜片上,安岩已经无法去顾及眼镜了,他死死抱着神荼的腰,不让过于狂暴的风将他们分开。

  在降落了一会儿之后,神荼拉开了背上的降落伞,然而这只让他们下落的速度稍微缓了缓。这场堪比台风的沙尘暴很快就让降落伞没有了任何用武之地。

  其余人跳下飞机后已经被沙尘暴吞噬,看不见身影,他们的周围除了黄沙只剩黄沙,整个世界仿若是黄沙裹成的球形。

  神荼一只手搂住安岩的腰,另一只手按住他的后脑勺,让他将脸埋在自己的颈间,尽量减少面部被砂砾刮擦到的可能。

  这场沙尘暴来得突然,不得不让安岩联想到是否和之前他身上爬过的黏糊糊感有所关联,甚至——和他们正在寻找的香格里拉也有关系。

  胡思乱想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因为沙尘暴越来越大了,安岩感觉到自己的手脚变得沉重,他需要花更大更多的力气去抓住神荼才不至于被风卷走。他们周边的黄沙越来越多,若不是还在下坠,他几乎以为自己已经落到了地面、正在被埋进沙丘深处。

 

  

 

  体温的撤离是分离的前奏。

  就算安岩怎么努力地将自己的手臂锁在神荼身上也能够感觉到无尽的狂风正在将他们两人扯离开来。

  “抓紧了!”他听见神荼贴在自己耳边说。

  安岩想要点头,然而他现在连这个动作都做得艰难,当风大到一定的程度,人已经无法掌控自己的身体。

  又是一阵裹挟了砂砾的风迎面砸来,神荼几乎拼尽了力量去捉住安岩,然而放开手中被撕裂开的外套布料后,他只能触碰到安岩努力伸直的指尖,两人的手指在接触过后骤然分离,安岩背朝下往沙漠栽去,只是眨了个眼的功夫神荼就再也寻不到他的任何踪迹。

  “安岩……”神荼想尽办法控制着自己落下的方向,“安岩!”

  失重的感觉一点都不好受,安岩努力地伸长胳膊,想要拉住神荼伸出的手,然而只差一点点——他还是没有能够抓住,最终被风携带着不知道坠往何处。

  只是一眨眼,面露焦急之色的神荼就被漫天的黄沙隔离出了安岩的视线。

  “神荼!”

  这是安岩落入沙丘中前喊出的最后声音。

 

  

 

  放眼望去,广袤无垠的沙漠上一丝人烟都没有,一阵阵微风带着细沙在空中打着旋儿,很快又落回了沙丘上,湛蓝天空与金色沙漠构成了一副安详的画面,一点不见之前狂风大作的暴躁模样。

  沙丘斜坡上的沙子突然动了动,纷纷向四下散落。

  安岩从沙子当中站起身来,他没站稳,一个趔趄跌坐在了沙丘上,沿着斜坡向下滑去,一直滑到了沙丘脚才停下。

  安岩抖落衣服当中的沙子,摸了摸脸,眼镜果然已经不见了踪影,幸好的是——他拉了拉背包的带子,他背着的包没弄丢,里面装着食物和水。

  呸呸两声吐掉嘴里被塞进的黄沙,安岩从包里掏出了手机,手机电量满格,然而信号一格都没有,他举着手机走到沙丘的高处,依然是一格信号都搜寻不到。安岩叹了口气,将手机收进了背包里。

  他眯起眼睛看了眼天边的太阳,只能随意选择了一个方向前行。

  安岩一边走着一边将两手拢在嘴边。

  “神荼——!”

  他的声音在沙漠上飘散开去,余下的是让人感到孤寂的安静,死气沉沉。

  “神荼——”

  “神荼——”

  安岩又翻过了一座沙丘,然而他的呼唤依旧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尽管已经是初冬时节,但白日的沙漠依然让人觉得燥热,安岩心中有些焦急,可焦急在这个时候并不能解决任何的问题,他双手扶着膝盖深呼吸几口气,压下心底的不安与惶恐,继续沿着沙丘上的弧线向前走去。

  “神荼——”

  “王胖子——”

  “张天师——”

  他的在沙丘上渐行渐远,背影越来越小,声音也愈来愈飘忽不定。

  不时的有微风吹过,掩盖住了安岩刚留下没多久的脚印。

  在安岩的身影消失在一座沙丘的阴影处之后,两个人出现在了刚刚安岩站立过的沙丘之上,其中个子高的女子有着长卷发,她的肤色要比中国人稍深一些,她撩了撩头发,微微皱起眉头:“首领,好像有人?”

  走在她前方的是个身材矮小、模样只有十岁左右、戴着装有护目镜的帽子的孩子,他站定脚步凝神细听了片刻。

  他们耳中除了风声,再无其它声音。

  “大概是我听错了。”女子语带歉意。

  他们继续在沙漠中前行,走到安岩消失的沙丘阴影处时两人拐向了另一个方向。

 

  

 

  沙漠夜晚温差极大,当天色渐渐暗沉下来时,安岩察觉到了温度的骤降,白日里被拉开的拉链被他重新拉紧,他将拉链一直拉到脖子处,把自己裹严实,但仍然没有什么用,寒冷无孔不入,刺得他骨头都有些疼。

  夜晚并不适合前行,但安岩在一座沙丘的背风处休息了片刻后决定还是连夜赶路,活动起来总比坐着冻僵好。

  吃了几块饼干,喝了两口水,安岩算是结束了这一次的休整,他将背包重新背回背上,缩着肩,两只手蜷缩在袖口当中,塞在外套口袋里,继续往前走去。

  月亮已经接替了太阳的工作,正缓缓爬上山头,在沙漠当中投下清冷的淡色光芒。

  半个多小时后,刚刚爬出沙地的蝎子猛地又重新钻进了砂砾当中,一只靴子踩在了沙丘上,留下了一个脚印。

  神荼站在沙丘顶端,视线刚巧从刚刚安岩休息过的地方扫过,然而那里早已经被风沙抚平,没有了任何人来过的痕迹,那双向来淡漠的蓝色双眼中此时装进了不少担忧,没有多加迟疑,神荼选择了继续向前寻找,只是——他前进的方向与安岩错开了一个微小的角度。

 

  

 

  —TBC—

 

  

念叨了好久的坠机两行就写完了我_(:з」∠)_……

好想把后面写成向左走向右走的剧情啊,不停错过什么的(被惊蛰打飞)

 

 


评论(12)
热度(21)

© 醉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