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君//
填坑?风太大我听不清你说什么……!//
欢迎长评❤//

【荼岩】永生泉水-第五章-反目

  他们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摘要:传闻塔克拉玛干沙漠当中有一处“香格里拉”,那里藏着人人都渴求的永生泉水。 

 

  警告:半架空AU,部分背景设定与官方有不同,请勿将文中故事地点与现实挂钩,大量原创反派人物出没。

 

 

  第五章-反目

 

 

  神荼和安岩沿着石阶向下走去。

  几分钟之后,他们来到了一处真正宽阔到可以被称为山洞的地方。山洞相当高,足有两层楼,许久不见日光,温度比外面要低上不少,氤氲着阴森的气息,丝丝凉风从脚底窜起,萦绕在脖颈处消散不去。

  耳边回转着的是水滴落在石板上的声音,不断的有水滴从岩石缝隙当中滴下,落在脚下石板上,有的石板已经微微凹下去了一块。

  神荼唤出了惊蛰,惊蛰的光亮不怎么明显,比不上荧光棒,但足以让他们看清楚这石洞当中的东西。

  他们所处的石洞像是一间四方的石屋,除了他们进来的方向,左右各有一尊石佛,一个站着一个卧着,这些石佛看上去都再眼熟不过,安岩很快想起在哪里见过它们——他这次的护送目标玉佛,和这些佛像有着完全一样的脸庞。

  正对着他们的是一堵石墙,石墙上方有一个莲花宝座,上面空荡荡无一物。

  神荼将整个山洞转了一圈,除了他们进来的入口,没有发现任何其它出路,而他们此时从进来的那个洞口出去也是不现实的。

  安岩扶着石壁一边敲打着一边慢慢走着,希望自己平日里那种随便乱摸就能碰到机关的体质能够发挥作用,找出一处出路来。然而他走完一圈,和神荼一样一无所获。

  就在他们将视线转移向山洞上方,想在那儿寻找是否有出口时,石阶上响起了脚步声,雇佣兵们没有必要遮掩自己的步伐,皮靴砸在石阶上的声音在整个山洞当中回荡。

  神荼捉住安岩手臂,将两人塞进了山洞的角落,那是站立着的石佛所在石台侧方的阴影处。

  然而这地方隐藏度有限,若是那些人目标明确,不搜寻这个山洞还好,只要找起来,发现他们是分分钟的事情。

  安岩背靠着石台,神荼压在他前方,侧着头,视线牢牢盯着山洞入口的石阶方向。

  安岩觉得自己似乎是忘记了什么,他想了一阵子,猛地一拍脑袋,解下了自己的背包,从里面摸出一样东西塞进了神荼手中。

  神荼低头一看,自己手里赫然是一个球形物体,正中间的蓝色显示屏上显示着电量满格。

  “小猪的隐身球,我上回从他那儿拿来还没还给他。”安岩用气声解释道,按下了神荼手中隐身球的开关,两人从脚部开始消失,一眨眼的功夫,他们彻底消失在了这个山洞当中。

  一分钟过后,之前他们在外面遇上的那帮人出现在了山洞里,几乎人手一个的强光手电筒将整个山洞照得格外明亮,安岩心中暗自庆幸自己因为事情太多忘记将隐身球还给江小猪了,不然他们现在可有一场硬仗要打了。

  那行人里,走在前方的是一个身着女士西装的中年女人,她身边站着一个光头雇佣兵,正是安岩他们之前在博物馆遇到的那伙人。

  名为马洛的中年女人这回换成了西装裤和平底鞋,显然之前因为高跟鞋崴了脚的事情还让她记忆犹新。

  光头雇佣兵唐克斯挥了挥手,他的手下们散开了去,将各个角落都照了一遍,其中一个雇佣兵对着石佛台子下面的角落处来回照了好几遍,好几次手电筒就要戳到神荼后脑勺上了,不过都被神荼躲开了。

  “头儿,没有人。”除了两个雇佣兵拿着枪站在他们下来的石阶处守着,其余雇佣兵们回到了唐克斯身后向他报告。

  “放上去。”马洛命令道。

  跟在她身后的两个黑西服男人,其中一个背着登山包,听见了马洛的命令,他将登山包解了下来,拉开拉链,露出了里面的东西。

  登山包装着的是一个木箱,木箱打开后,两个黑西服男人一起把里面的东西取了出来,正是那尊被他们从博物馆当中抢走的玉佛。

  两个黑衣人一起将玉佛抬出,一左一右将它举起,安放在了那个空着的莲花台座上。

  当玉佛被放在石质莲花台座上后,山洞当中很清晰地响起“咔哒”一声机关契合的声音。

  安岩感到后背靠着的石台正向后方倾斜着滑走,之前为了躲避雇佣兵,神荼整个人都压在了他身上,而他自己的重量几乎全交给石台上,石台的突然移开让他整个人失重了,向后倾倒。

  眼看着他的后脑勺就要和石台移开后出现的石阶相撞,神荼再一次反应迅速地拯救了他那可怜的后脑勺,他抱住安岩的腰往自己这个方向拉来,不过神荼之前原本也有些重心不稳,所以他不得不往前迈出了几步踩在了石阶上,以保证他们两个人不会用力过猛、而一起和周围的石头来一次亲密接触。

  在他的脚踏上石阶的那一刻,对危险的敏觉度救了他和安岩一命——在那个他踩上石阶后就飞速回归原位的石台将他们撞飞之前,他按着安岩的脑袋,两个人一起伏下身去,身体几乎和石阶贴在一处。

  上方的石台擦着他们的头发回到了原处,关闭了入口。

  他们伏趴着身体向下挪动了几层台阶,这才有空间重新站起身来。

  “这是怎么回事!”他们可以听见外面马洛那尖锐刻薄的嗓音,“这边两个石台都没有合拢,那个却合上了,分明是有人进去了触动了什么机关!”

  “不可能,兄弟们都检查过了,这个山洞里连个老鼠都没有,说不定是你们放玉佛的方法不对。”

  “唐克斯,我不想和你吵架,但我现在开始怀疑你手下的能力了,说不定活生生的人站在他们面前,他们都看不见。”

  “马洛,注意你说的话,你就带了两个人,要是惹怒了老子,老子二十多号人直接把你射成筛子!”

  “哼,当务之急是先找到希尔顿藏在这里的东西,这件事等出去了再和你算账!”

  一阵讨论之后,外面响起了两处石台合拢的摩擦声音后归为了平静,神荼和安岩对视一眼,神荼关闭了隐身球,将它丢回了安岩的包里,安岩则取出了之前神荼塞进去的亮着的荧光棒举在手中,两人沿着石阶向下走去。

 

  

 

  这条石阶比他们之前下来走的那条要短不少,没一会儿他们就走到了底部。

  安岩一只手放在神荼的肩上,半个身体的重量都压在对方身上,神荼也放慢了脚步,配合着安岩的步调在两人宽的通道当中前行。

  这是一条完全由石板构成的道路,不止两边和脚下,就连头顶上都用石板封了顶,两边的石壁当中每隔一段距离就会出现一座和那尊玉佛几乎一模一样的石佛,只不过尺寸要小很多,只有一个手掌大小,然而就算小了一号,这些石佛的雕工依旧精湛,并不比那尊玉佛差上多少。

  “这不可能是那个写《重生的地平线》的人造的吧……”安岩举着荧光棒,看着亮光中的石佛感叹道,“就算去过香格里拉,他也还是个美国人,没可能建这么个地方还塞进来这么多佛像。他想藏东西,也没必要这么麻烦吧,如果他从香格里拉能够带财宝回来,也没必要把钱财浪费在这个地方。”

  “看安娜的样子以及听她的话,似乎她家现在也不是什么富豪人家。”安岩好奇地揣测着,“难不成那个作家还真的把从香格里拉带回来的钱全建了个满是佛像的石窟、还把剩余的藏了起来?”

  “不是他建的。”神荼肯定了安岩最初的猜想。

  安岩猛地转过头来,微微扬起下巴盯着神荼:“你怎么知道的,口气这么肯定?”

  神荼用手指了指佛像上方,安岩注视着那些刻纹,他一开始也看见了,但是每尊佛像背后都有,他只以为是装饰品,完全没有在意。

  “是藏语。”神荼解释,他扶着安岩走近一尊石佛,近距离地指给他看,“一部分的笔画重叠在了一起。”

  “难怪我看上去就像是花纹。”安岩恍然大悟,“那这些藏语讲了个什么?”

  神荼微微摇了摇头:“我只能读懂一部分。”

  安岩不再追问,只是每路过一尊石佛,他都要看一看佛像后面的花纹,一路看下来就算不认识藏语,他也能看出来这些佛像后面的那些花纹都有区别,证明了佛像后的藏语不尽相同。不知道那些藏语是佛经还是在讲述一个故事、又或者只是石佛雕刻者留下的一些无意义话语。

 

  

 

  石道漫长得像是没有尽头,不过身边有人陪伴着,无论是压抑还是沉闷都没有那么严重。

  就在安岩忍不住想要抱怨这条石道究竟要让他们走到什么时候、话都已经到了嗓子眼的时候,石道突然到了尽头,让安岩不得不将快要到嘴边的话又给咽了回去。

  出了石道,他们站在一个如同露台一般的小平台上,从平台边缘延伸出去一条仅供一人通过的悬空小道,这条小道不仅狭窄,还没有护栏。

  安岩走到了平台边缘向下看去,下面黑漆漆的望不到底,但是仅凭耳朵听闻到的悉悉索索的动静就能猜到就知道下面恐怕不是什么好地方。

  然而他们现在也没得选,安岩把荧光棒卡在腰带上,走在前面,两手张开,小心翼翼地维持着自身的平衡,神荼跟在他身后。

  拖着伤脚,靠着一点点挪,安岩有惊无险地到达了对面一个更大的平台之上。

  这个平台足有之前平台四五倍有余,站上一百来人也足够。

  平台三面靠着石壁,另一边连着他们过来的那条石头小道。

  三面石壁都非常平整笔直,看上去就像是一整块巨大的石头被人从中几刀劈开挖走了内芯一样。

  他们又陷入了找不到出口的境地,之前好歹门口那里还有石佛和空着的莲花台,足以让人联想到怎样去解开,而这里四面空荡,视野范围内什么多余的东西都没有。

  安岩绕着三面石壁走了两圈,什么都没有发现,他郁闷地抬手拍了石壁一下:“他大爷的,怎么就这么倒霉!”

  他的话音刚落,就感到自己手掌按着的地方似乎能够往里面推进去。

  安岩立马抬头说道:“神荼,这里有开关!”

  正在几步远的地方寻找机关的神荼立刻走到了他身边:“按下去。”

  安岩用劲往里按去,一块方形的凹痕出现在了石壁上,而凹痕的上方则有一块方形石头凸了出来。

  他们脚下的平台整个晃悠了一下,他们左边的石壁飞速降了下来。

  石壁有三人左右厚,降下后完完整整地和脚下的平台卡在一处融合为一体,完全看不出它曾经是竖立着的石壁。

  “神荼,出口在那里!”安岩指着石壁后的墙壁兴奋道。

  神荼抬头看去,石壁降下之后,露出了被它遮挡住的一个拱形门出口,只不过这道门的位置很是尴尬,悬在半空中,想要进入那道门还得爬上去。

  然而拱形门边全是光滑的石头,一点建造时产生的缝隙都没有,想要爬上去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先过去。”神荼拉住安岩,“我们从石壁上进门。

  “啊对!”安岩一拍手,“只要把石壁重新抬起,就可以跳进那个门了!”

  他们走上了石壁所在的范围,神荼瞄准了开关所在的地方,刚准备召唤出惊蛰,“咔”“咔”两声石门开启的响声就打断了他的动作。

  安岩急忙想要去摸包中的隐身球,然而就在他将球拿在手中时,本来应该是电量全满的隐身球已经是低电量红色警告了,完全没法开启隐身功能。

  “我去,小猪的东西还真是每到关键时刻就要不好用几次才舒服……”

  放下隐身球,安岩就想要拔腰边的枪。

  但是一片片拉枪栓的声音制止了他的行为,马洛笑得尖锐:“如果我是你们,这时候就乖乖举起双手投降。”

  安岩抬头,正好对上神荼扭头看来的双眼,两人视线交汇了一秒后又交错开去,安岩举起双手转过身体:“别开枪别开枪。”

  本就面对着他们的神荼则是摊开双手,示意自己手中并没有任何武器。

  “没想到啊,还真钻进来了两只老鼠。”马洛不满地瞪了一眼唐克斯,“这是第二次了,唐克斯。”

  唐克斯显然也没想到真有人跟着进来了,在这个话题上他落了下风,的确是他的失误,他无法对马洛发泄愤怒,于是将怒火全部燃烧在了对面两个青年身上:“开枪,把他们给老子射成筛子!”

  “别。”马洛拦在了枪口的前面,她此时的笑容让安岩很想、非常想。极度想恶狠狠地揍上一拳——要知道他向来不会这样对待女性的。

  “他们会有选择的权力。”马洛说。她完全没想到打开门出来到了平台上和另一个入口的人汇合后会看见这两个人:神荼和郁垒。帝国余晖当中有人,尤其是和她作对的人似乎很忌惮这两个人,而在她的视线里,这完全就是两个毛还没长齐的小屁孩,没看到她现在轻轻松松就把他们的性命握在了手中。

  安岩气闷得想要跺脚,要不是他的脚不争气,尽管这里空间很小,但凭他和神荼的身手,他们在二十多人机枪的扫射下支撑片刻还是能够做到的,只要撑到进了那道门就行。

  马洛微笑着看着神荼和安岩:“我知道你们都不想死,所以现在你们有一个选择,你知道的,我从来都不介意有能力的人加入我们,但是我们需要看见加入的申请书。”

  “杀了你的同伴,我就可以放你一条性命,并且推荐你加入帝国余晖,和我一起寻找遍地财宝的香格里拉。”马洛笑得愈发肆意,“多么划算的选择,我想有脑子的人都会知道怎么做吧。”

  “我给你们五分钟的时间,要是你们还做不出选择,我想这些枪会告诉你们什么叫做活着总归是最好的选择。”

  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神荼和安岩,马洛胸有成足地看着一直安静站着不动的两人,眼底的得意几乎都要满溢出来。

  “你们还有三分钟,到底是杀掉对方,自己活下来,还是一起死呢?全看你们的选择了。”

 

  

 

  “神荼……”安岩低声道,回头看了身边的神荼一眼。

  黑发的青年那双淡蓝色的眼睛里什么感情波动都没有,像是藏着一块无法融化的冰。

  在安岩抬手拔枪的一瞬间,惊蛰将他手里的枪击飞了出去,那枪在平台上滑出了很长一段距离,直到撞到他们后方的墙壁才停下来。

  而安岩的另一只手则被神荼牢牢攥住,后者加大力气,疼痛让安岩无法再握紧枪,他的手一松,枪掉了下来,被神荼一把抓住。

  安岩跌坐在地面上,他刚抬起头,冰凉的枪口就抵在了他的脑门上。

  “神荼?”安岩惊慌失色,“你不会杀我的对不对?对不对?”

  神荼没有回答他,只是将枪口往前送了送,大拇指在枪侧滑过。

  “哈哈哈哈哈……”马洛大声笑了起来,“这就是他们害怕的神荼郁垒,不过如此,还不是在生存的威胁面前低下头,对自己的同伴出了手。”

  “杀了他,我就会让你活着。”收敛了笑声,马洛恶狠狠道。

  “神荼,你不会的!不——!”

  安岩瞳孔紧缩,在他的双眼中,神荼的食指向后,扣下了扳机。

 

  

 

  —TBC—

 

 

安岩,卒。

神荼殉情。

全文完。

作者被惊蛰揍废_(:з」∠)_

评论(4)
热度(28)

© 醉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