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君//
填坑?风太大我听不清你说什么……!//
欢迎长评❤//

【荼岩】男朋友

【荼岩】男朋友

 

 

这段对话开始之前严安正在吃冰淇淋,草莓味的。

炎热夏日的午后,知了在树上扯着嗓子唱着单身情歌,冷饮店门口的遮阳伞下成双成对地坐着吃冷饮的人。

严安刚结束拍摄没几个小时,他和沈图,同时也是他的老板,不知道怎么回事就两个人坐在冷饮店门口吃起了冰淇淋。

严安想了好一会儿都没想起来自己是怎么被沈图拐来这儿的,不过没关系,反正对方请客,不吃白不吃,这个做片头花了一大半资金的老板难得愿意潇洒一回,他总不能不给对方的面子不是。

 

 

他们下工卸了个妆就跑来吃冷饮了,两人还穿着戏服,当然外套是被脱掉了的,在这炎炎烈日底下还穿外套,不是脑子有洞就是脑子有坑。

周围走过几个穿着超短裙的小姑娘,她们路过时严安总能听见嘻嘻哈哈的声音。

不用想他都知道这些小姑娘在讨论些什么了——无非是“快看那两个人有点gay里gay气的,像在传播什么gay的氛围”。

得了吧,他在粉丝群里见过比这个可怕得多的东西了。

 

 

至于为什么会被这样讨论,严安心里有数,没办法谁让他正穿着那印着沈图脑袋的T恤衫呢,下面还写着WANTED。

说实话第一次穿上的时候他觉得羞耻感都快爆棚了,幸好后来为了安抚他,沈图叫人给他加了几场十分精彩的打戏。

不然他就算死也不要把沈图这个无良老板的脸穿在身上!

 

 

“我去,真是热疯了……”严安吃完了杯子里的冰淇淋,依然觉得热,他看向冷饮店的招待员,还想再来一杯。

沈图看穿了他的意图:“我只请一杯。”

严安顿时萎了:“沈总,霸道总裁,别这样啊,就不能多请一杯吗,没多少钱的。”

沈图坚定地摇头。

“哦。”严安回答,“我花自己的钱吃。”

“不行!”

“哦,什么?”严安惊愕地睁大眼睛,眼镜差点从鼻子上滑落下来,“你还真当自个霸道总裁啊,连员工花自己的工资都要管。”

沈图捏了捏自己手里挖冰淇淋的勺子:“吃多了会受凉,二货!”

 

 

回想起之前冷饮吃多了之后一度被拉肚支配、并在厕所里和老张作伴的恐惧,严安决定不对沈图这句话做任何反驳。

大概是天气太热了,人脑子一热就会说些不该说的,做些不该做的。

严安看着沈图吃着冰淇淋,心里感到有点不爽,再加上脑子热,他就开始想搞事了。

其实也不算是什么大事。

 

 

“沈总啊,你有没有看过粉丝们写的文啊?”严安趴在桌子上好奇地问。

沈图挑了挑眉,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就是那些把剧组里人各种搭配起来的那种文,我前段时间看过几篇,还挺好笑的。”严安说,“对了,说起来我昨天刚看过一篇,写你跟我的,啊呀可笑死我了,咱俩怎么可能啊。”

“我和你?”沈图动作一顿。

“说我是你男朋友。”

“你是我男朋友?”

“是啊。”

 

 

“我跟你讲啊,这个故事是这样的……”

“哈哈哈,是不是很好笑啊!”

“沈总,沈总,你有在听我讲话吗?”

“沈总!”

“诶沈总,沈总,你冰淇淋要化光啦”

“沈图,醒醒,你咋啦!”

 

 

明明说好了被请客的,结果自个倒成了请客的那个。

严安架着已经发了一下午呆的沈图往他们临时居住的旅馆赶去,怀疑自己是不是不应该讲那些小说的事情,好像把他们老总给吓傻了。

这明天还有戏要拍啊!

最终严安决定先睡觉,睡醒了再想其它的事情。

严安架着沈图进了房间,把他往床上一丢,然后把从他口袋里找出来的房卡一起丢在他身边,扭头回自己房间去了。

 

 

严安洗完澡,换了一身睡衣睡裤,宾馆里的空调房很是舒服,吹得他觉得终于找回了活着的意义。

他刚准备躺在床上睡觉,门口就有人敲门。

严安从猫眼向外一看,好家伙,是沈图,还穿着白天那身衣服,不过好的是眼睛终于有神了,不再是之前那傻不愣登的样子了。

严安庆幸地打开房门,准备给沈图道歉,毕竟沈总毕竟后面还挂着个总,好歹人家算他上司。

然而他万万没想到,门一打开,沈图单手架在门框上,低头看着他:“你的提议不错。”

 

 

“啊?”

“床单和窗帘的颜色你可以选自己喜欢的,衣服我们一人洗一次,可以一起看电视,遥控器归你……”沈图话多的让严安严重怀疑他是不是和自己演的剧里一样,被谁给冒充了,“但是晚上我想的话可以多做几次。”

“等等!”严安察觉到话题的走向有些不对劲。

沈图皱起眉头:“不是你自己提议的?”

“我提议了什么?”

“做我男朋友。”

“啊什么时候?”

“你说了好啊。”

“我去那压根不是答应啊,我就是说……”

严安后面的话全给沈图的吻堵了回去。

“晚安。”

 

 

老张夜里拉了好几次,肚子饿得慌,早晨早早就起了想去找点吃的。

路过严安门口的时候他被吓得贴在了墙上:“大早上的穿着睡衣站在门边想要吓死人……”

严安听见了他的声音,缓缓转头看向他,整个人目光呆滞,犹如老年痴呆症患者一般。

“我真傻,真的,”严安有气无力地说,“我单知道天气太热人脑子会变呆,会想要搞事;但我不知道跟沈图这样搞事会有这种结果。我吃完冰淇淋的时候,拿着勺子,趴在桌子上,无聊得发霉一样。我就随便跟沈图说了一件有趣的事情,沈图他一向是不多话的,也不怎么搭理我的笑话。我说完叫了好几声他都没应,我就想大概是吓倒他了,我叫他的名字,他没有应。我急了,只能带他回到宾馆,想着等到第二天再去道个歉。但是他半夜敲了我的房门……我都给吓呆了……我真傻,真的……早知道我就不跟沈图开玩笑了……”

 

 

—FIN—

 


评论(14)
热度(121)

© 醉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