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君//
填坑?风太大我听不清你说什么……!//
欢迎长评❤//

【荼岩】永生泉水-第二话-“地平线”

  他们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摘要:传闻塔克拉玛干沙漠当中有一处“香格里拉”,那里藏着人人都渴求的永生泉水。

 

  警告:半架空AU,部分背景设定与官方有不同,请勿将文中故事地点与现实挂钩,大量原创反派人物出没

 

  

 

  第二话-“地平线”

 

  

 

  管理室位于博物馆的深处,并没有窗户,只有一扇可供进出的门,里面的灯一熄灭整间屋子就变得黑漆漆,更何况此时已经傍晚时分,太阳本就西斜,管理室一断电更是昏暗得如同深夜。

  枪支中的子弹倾泻了足足三分多钟才停止,站在门口的两个雇佣兵有些迟疑,他们没有听见任何的惊叫,也没有东西摔倒的响声,整间屋子安静得像是没有人存在。

  但是五分钟前,他们分明亲眼看着一群人进了管理室。

  挂在腰间的对讲器刺啦刺啦几声后传来一个粗犷的声音,英文里杂夹杂着严重的卷舌音:“怎么样,清理干净了吗?”

  两个雇佣兵对视了一眼,握紧手中枪支,紧绷着神经,缓慢地向管理室内迈出脚步。

  “有人!射击!”其中一个雇佣兵猛地惊叫出声,两人立即同一时间抬起枪口,对着四周就是一通乱射。子弹打进了墙壁,射倒了堆在桌上的书籍,打碎了桌角的玻璃杯,却并没有射中任何活物。

  两个雇佣兵同时一僵,明明是在封闭的管理室当中,他们的身后却刮起了一阵轻微的风。

  后颈一痛,两个雇佣兵双腿一软,整个人栽倒在地,脸狠狠地撞击在木质地板上。

  其中一个雇佣兵艰难地抬起眼,借着屋外透进的光,昏迷前的他只能看清眼前一双黑色的靴子,以及黑色风衣下摆那还在轻微摇晃的一角。

  “怎么一到美国就遇上这种事情,到底有谁和我们有这么大仇。”安岩的声音在屋子中出现。

  江小猪从背包里掏出了红色的荧光棒,抓住两端向下按压,照亮了管理室的一角,他们一群人正挤在刚刚安岩坐在的沙发附近,面前竖立着一堵厚厚的冰墙。

  一群人绕过冰墙,来到了两个倒下的雇佣兵身边。本蹲了下去,查看他们的衣着服饰。

  “老张,怎么还不走,在干嘛!”王胖子回头一看,张天师还搁冰墙后头扒着手指不知道干啥呢。

  张天师头也不抬:“我在算我们到底有多少仇家,一时间恐怕还算不完。”

  “得了吧,胖爷倒是觉得要是这些仇家真想找麻烦早来了,何必等我们到了美国再来捣乱。我们在这儿人生地不熟的,他们不也人生地不熟。”

  张天师点点头:“我也觉得这次这些人很可能是和我们即将护送的玉佛有关。”

  安岩跟着本一起蹲下去好奇地看着躺在地上的两人,然而除了这两个雇佣兵膀大腰圆,其它的他什么也看不出来。

  “是国际雇佣兵。”本说,“他们向来收钱办事,只要价格开得够高,干什么都可以。”

  “国际雇佣兵和玉佛?”安岩有些疑惑,“他们要是想抢玉佛,抢就行了,干嘛还要跑来杀我们?”

  “那恐怕就和玉佛为什么突然发光有关了。”本低声回答。

  “不管怎么说,玉佛肯定不能让他们抢走,那可是我的任务。”安岩拔出腰边的两把手枪握在手中,大步流星地往管理室外走去。神荼立即跟了上去,等到一出管理室他立刻微微侧过身体,为起他和安岩两人身后的安全警戒起来。

  其余人互相看了一眼,纷纷掏武器的掏武器,掏符纸的掏符纸,也走出了管理室。

 

  

 

  刚刚还人来人往的博物馆此时已经恢复了安静,地面上全是碎裂的玻璃,鞋子踩在碎玻璃上带起一阵吱呀吱呀磨人心脏的噪音。安岩一边走着一边偷偷低头去看自己的鞋子,他可还穿着帆布鞋,要是被玻璃碎片划破鞋底就糟糕了。

  就在他又一次低头去看的时候,忽然肩头一沉,抬眼望去,神荼的黑色风衣衣领近在咫尺,神荼一手揽住他肩膀,整个人从他的侧后方滑至了他前面,幽蓝色的惊蛰从他手中射出。

  子弹在半途中当啷一声落在地面上,随后传来一个人倒下时痛苦的呻吟。

  回来的惊蛰在神荼手中转了一圈才消散于空气当中,他低头看了安岩一眼:“专心。”这才松开了放在安岩肩上的手。

  “不……不好意思……”安岩干笑了几声,不再去瞄自己的鞋子,专心地观察着四周的情况。

  越是临近中国展厅,破坏的程度越大,地上还倒着不少的人,有和之前射击他们的雇佣兵穿一样衣服的、有保安、还有被牵连的普通游客。

  张天师摸了摸胡子,主动留了下来,一个个地翻看过去:“这个还有救,盖茨先生,麻烦播打一下美国的医院电话!”

  本来准备跟着去中国展厅的本闻言停住了脚步,从口袋里摸出了自己的手机。

  神荼和安岩前脚刚踏进中国展厅,就听见一片枪支拉栓的刷啦音,放眼望去,那尊玉佛正在被两个黑西服的人小心翼翼地放进一个木箱当中,屋子四周围了一圈身着雇佣兵服饰的人,手里黑洞洞的枪口都正指着门口方向,手指扣在扳机上,只要一声令下,他们就会把任何闯进来的人射成筛子。

  木箱旁边站着一个身着职业西装的中年白人女性,四五十岁的模样,尽管年纪偏大,却不影响容貌的魅力。她此时正板着脸,眉头紧锁。

  “我记得我们说过目标就是玉佛。”她语气透露出极度的不满,“放纵你的手下抢劫博物馆中的展品浪费了我的时间,现在居然还让几只老鼠大摇大摆走了进来。”

  她身边深色皮肤身材高大的雇佣兵摸了摸自己的光头,大声笑了起来:“老子就是这样怎么了!你抢你的玉佛,老子抢老子的东西!不过你既然付了钱,这几只老鼠老子会帮你解决的。”

  “开枪!”光头雇佣兵一挥手。

  他们对话的声音不大,语速极快,用的是英语,安岩没有怎么听得懂,但是那句响亮的“Fire”他是不会听错的。

  神荼第一时间站在了安岩身前,惊蛰在他手中飞舞出一片蓝色流光,将子弹悉数拦了下来。下一刻安岩的冰墙就竖起了起来,神荼猛地跳起,踩在冰墙上端,在空中旋了一圈,黑色风衣的下摆滑过一道弧线,等到他落下时已经来到了雇佣兵们的身后。

  雇佣兵们一时间手忙脚乱起来,毕竟他们不是正规的军队,在统一作战上还是有所欠缺,等到光头雇佣兵重新组织起进攻时,他的半数手下已经被神荼和安岩一起放倒了。

  落在雇佣兵中的神荼吸引了大部分的注意力,躲在冰墙后的安岩则负责远程射击,配合他的步调展开攻击。

  “快快快,我们走!”中年女性催促着她自己的手下,原本站在她身边的另外两个穿着黑西服的人也赶忙上去帮忙装玉佛。

  玉佛整个被装进了木箱子当中,两个黑西装一左一右抬起木箱,跟着中年女性一起往展厅墙壁被打开的豁口退去。

  神荼回头看了一眼,正对上安岩的视线,安岩对着他点了点头,瞄着神荼前方射击,在包围他的人群中帮他打开一个缺口。神荼跃起,踩在一个雇佣兵脑袋上,将他人踢飞出去,而他则借力往豁口方向靠近。

  “胖爷来啦!”

  王胖子的声音骤然在耳边响起,安岩转头一看,王胖子和江小猪一人端着一把枪从门口冲到了他建造的冰墙后面。

  “晦气,刚刚在门口遇上了一波抢完东西回来的雇佣兵。”王胖子拉下手中从雇佣兵那里夺来的枪,将空掉的弹夹扔到一边,重新换了个满的弹夹,“你们没事吧?”

    “好的很那!”安岩瞄准,将妄图跳起拽住神荼的雇佣兵给打了下来。

  惊蛰从神荼手中飞出,打在几个黑西服其中一人手上,木箱晃动了一下,中年女性看得一惊,脚下高跟鞋一崴,西服外套勾在了一边的碎玻璃上。

  眼见着神荼越来越近了,中年女性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她从身边黑西服腰边拔出匕首,把自己被勾住的西装外套直接划开:“快走!”

  神荼追到墙壁的豁口边时,一直悬停在外面的直升飞机已经离开了一段距离,中年女性带着仅剩的一个黑西服和装着玉佛的木箱已经上了直升飞机,她回头看向神荼所站的方向,眼神冰冷。

 

  

 

  安岩坐在椅子上,有些不自在地挪了挪屁股:“那个……没事的……”

  蹲在他身侧的神荼没说话,只是抬头抿紧嘴唇盯着他,那双浅蓝色眼睛里明明没有多少情绪,安岩却一下子乖巧了起来,也不晃来晃去了。

  神荼重新低下头去处理着安岩胳膊上的伤口。尽管没有被子弹射中,但是那么多子弹在空中乱飞,安岩还是很不幸地被流弹给伤着了,明明是不重的伤,而且又不是他的错,但神荼往面前一站,他就是止不住的心虚的要命,想要把那只受伤的手臂藏起来。

  伤口处理完之后,神荼动作迅速地替安岩把袖口拉下:“外套穿好。”

  “哦,好。”安岩乖乖地套好外套。

  T.H.A.很快派了人来处理相关的事宜,避免了他们和随后到来的警方纠缠出其他麻烦,其他人不是去听警察对雇佣兵的审讯、就是搜寻被破坏的现场有没有什么线索遗留。安岩本是想去的,才伸出脚就被神荼捉住没受伤手臂带到了一边,被对方按坐在了椅子上。

  “你们在这儿!”本·盖茨远远地冲着他们晃着手里的纸条,他大步跨过满地狼藉,走到了神荼和安岩身边。

  神荼和安岩同时站起身来,看向他。

  “我刚刚从一个碎玻璃上的衣服里搜出来的纸条,有点烂了,但是字迹还是看得清。”

  神荼和安岩同时想起了那个很明显是主使者的中年女性,她当时留了半截衣角在碎玻璃上。

  安岩从本的手中接过了纸条,他把纸条展开,微微向神荼那边倾斜了点身体,让对方也能看清纸条上的字。

  纸条有些皱巴巴的,看上去是一本笔记本上撕下来的纸,因为年代的缘故已经纸张已经泛了黄。上面留下的字母大小不一,有些歪歪扭扭,让人一眼就能看得出是手写而非打印。

  “The secret lies with horizon?”安岩辨认出了这些单词,“秘密与地平线同在……什么意思?”

  “这里的地平线上打了引号。”本用食指指着安岩手中纸条的horizon这个单词两边留下的已经有些淡化的标点,“所以应该不是指我们常识里所知道的那个地平线。”

  “嗯……更像是指代什么东西?”安岩将纸条递还给本,推了推眼镜。

  本点头。

  “那,指代的会是什么?什么东西和地平线有关?”

 

 

 

  “……我想我可能知道会是什么。”

  安岩和本转过头去,惊讶地发现他们不远处不知道什么时候站着一个十七八岁模样的少女,她身上的伤口似乎是刚刚处理过,包扎过的纱布里隐约可以看见鲜红色血液晕染开的痕迹。

  只有神荼一脸平淡地站在那儿,没有为少女的突然出现而惊讶,他之前就已经发现了她,不过对方看上去欲言又止的状况让神荼没有去阻止安岩与本的对话。

  她身上可能有他们需要的线索。

  “我叫做安娜·希尔顿,我外祖父的父亲,叫做萨姆·希尔顿。”

  “萨姆·希尔顿!”本惊呼出声,“地平线,地平线!我知道了!重生的地平线!是这个地平线!”

  “重生的地平线?”安岩不是很懂,当然他可能关注点有些跑偏,他更奇怪为什么这么年轻的外国小姑娘都能把中文说得这么溜,不过显然现在问这种问题十分不合适,于是他只能拼了老命把这股子想要吐槽的欲望咽回肚子里。

  “《重生的地平线》是一本小说,讲了一名西方旅客在神奇东方的冒险故事,故事主要发生在一座已经失落的城市:香格里拉。”本好心地解释给安岩听,“这本书曾经热卖了很长一段时间,里面对香格里拉的描述让许多人都十分向往,所以现在香格里拉成为了乌托邦、伊甸园的代名词,只要提到香格里拉,人们就会想象出一个风景秀丽的人间天堂。”

  “而这本书的作者,正是萨姆·希尔顿。”

  尽管听上去有些扯淡,但对于现在一头雾水的他们而言,想要追回玉佛,这是目前唯一的线索,那么只能暂时把这个horizon当做《重生的地平线》里的那个地平线了。

  “所以,我们现在要去一起看小说?说起来这本书有电影吗,一起去看电影也挺不错。”安岩兴致勃勃地提议道。

 

  

 

  —TBC—

 

  文中《重生的地平线》萨姆·希尔顿,来源为:《消失的地平线》詹姆斯·希尔顿。


评论(5)
热度(37)

© 醉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