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君//
填坑?风太大我听不清你说什么……!//
欢迎长评❤//

【荼岩】永生泉水-第一话-玉佛

  


前天晚上跳入荼岩大坑_(:з」∠)_,想吃原著感觉讲冒险故事的文,然而找不到,只能自割腿肉了,结果一点都不好吃qaq

  

       他们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摘要:传闻塔克拉玛干沙漠当中有一处“香格里拉”,那里藏着人人都渴求的永生泉水。

 

  警告:半架空AU,部分背景设定与官方有不同,请勿将文中故事地点与现实挂钩,大量原创反派人物出没

 

  

 

  第一话-玉佛

 

 

  “护送任务?”安岩感兴趣地凑上前来,“去哪儿的?”

  瑞秋坐在电脑前,她双手敲击着键盘,不一会儿屏幕上出现了一个玉制佛像雕刻:“这就是我们需要护送的展品,它前一阵子被送往美国一所博物馆参加一场有关中国艺术文化的展出。但是一天夜里这尊玉佛突然发出光芒,监控录像拍下了这一幕。”

  “协会希望能把玉佛带回国内做进一步研究。”瑞秋解释道。

  安岩盯着播放的视频当中隐隐发出淡绿色光芒的玉佛,有了片刻的迟疑。不是他说,他每回做这种简单的任务都会遇上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例如上一回护送展品去开罗博物馆,之后发生的事情简直可以用神展开来形容。

  还没等到他迟疑够呢,一边的江小猪就已经按捺不住了:“我们一起去美国耍耍撒。而且你没看见没,接待我们的人可是本·盖茨!”

  “本·盖茨?”安岩疑惑地推了推眼镜,“我只认识比尔·盖茨,前世界首富、微软的那个。”

  “连这个都不知道的撒。”江小猪掏出了自己的香蕉平板,动作迅速地调出了本·盖茨的资料,把它递给了安岩,“本·盖茨,美国著名冒险家,曾经发现了美国的开国元勋乔治·华盛顿、托马斯·杰斐逊和本杰明·富兰克林埋藏着作为战备储蓄金的巨额财富。他还通过暗杀林肯的刺客约翰·威尔克斯·布斯的一页日记寻找到了传说中的‘金城’。听说最近他在调查关于亚特兰蒂斯的神秘史前文明。”

  “接撒,接撒。”江小猪双眼闪闪期待地看着安岩。

  安岩侧头盯着墙壁思考了半分钟,最终一拍手:“接,我还没去美国玩过,免费的旅游,还能拿积分。我就不信了我总那么倒霉,每个护送任务都能搞得惊天动地!之前肯定只是偶然事件而已。”

  站在窗边的神荼闻言看了他一眼。

  “嘿,我听到了!”安岩猛地站起身指着神荼,“你刚刚绝对小声地说了二货,我敢用我的耳朵做担保!”

  神荼扭头正大光明盯着安岩,张开嘴,一字一字发音标准:“二、货。”

  安岩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肚子里的气一下子泄得一干二净,他坐回沙发上,靠在沙发背上,拿过江小猪的香蕉平板看起了电视,决定半个小时内不再和神荼说话。

 

  

 

  机场来来往往的都是人,不少接机人举着牌子翘首以盼。轰隆隆的飞机发动机响声从耳边掠过,安岩微微停下脚步抬头看了一眼玻璃窗外升起的飞机,等到飞机消失在厚厚的云层当中,他收回目光,穿过人群,去饮品店买了两杯饮料。

  安岩早已经不是最初那个什么都不懂的愣头青,如今他要战力有战力,要经验有经验,所以并不担忧于一个人去出任务,因而在去买了一杯饮料回来之后看见江小猪身边多出了好几个人,他险些捏坏手里的纸杯:“我去,这不是就我和江小猪接的任务吗,你们怎么都跟来了?”

  神荼坐在他之前位置的旁边,垂头闭着眼,不说话,假装没听见他的问话。王胖子挠头嘿嘿笑:“胖爷最近闲得慌,跟你们一起去美国转转。”张天师摸着他的小胡子,摇晃着脑袋:“早听闻美利坚人民在炸鸡汉堡一途上颇有造诣,他们生活方式也与我们大大不同,若是能观赏一二想来必定是极好的,奈何往日囊中羞涩不便前往,因而如今大好机会在前……”

  安岩扶了扶额头:“说人话!”

  “老年人也有出国旅游的梦想!”张天师义正辞严道。

  安岩觉得要不是在公共场合要顾及形象,他一定要对着这三个人,一人翻一个大白眼。

  瘫下肩膀,安岩一屁股坐在了江小猪和神荼中间的那个空位置上,他把另一杯饮料递给江小猪,拿起吸管插进了自己杯子上方的开口,然而没等到含住吸管,手中的饮料杯子就不见了踪影。

  “诶,你要喝自己买去啊,怎么还抢我的。”安岩连忙直起腰去够神荼另一边手上拿着的纸杯,然而万万没想到的是,神荼居然站起身来,把他才买的饮料给扔进了等候椅旁的垃圾桶里。

  安岩跳脚:“我去,神荼你干嘛呢!”

  神荼微微皱起眉头,十分不赞同地看着他:“冰的。”

  “冰的又怎么了!”安岩拽了拽自己的外套,突然想起现在的季节,顿时有些底气不足起来,“就算冬天到了,冰的也没关系,我……我年轻着呢,身体好!”

  江小猪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冰饮料,看了一眼正对视的安岩和神荼,莫名其妙地觉得自己好孤单好寂寞。

  张天师摸着自己的胡须:“小师叔这是为你好,年轻人啊不要因为自己年轻就这个不在意那个不在意,年纪大了就知道痛苦了……厕所在哪儿?”

  早在张天师摸胡子的手放下去摸肚子的第一时间,神荼就已经眼疾手快地封住了自己的穴道,其余三人脸上都露出了吃到了过期榴莲的表情,猛地捂住鼻子。

  “熏死胖爷了。”王胖子的声音从手掌后传来,瓮声瓮气的。

  张天师捂着肚子,从包里掏出了一卷纸,弯着腰一溜烟小跑去厕所了。

 

  

 

  一群人在机场又等待了一会儿,终于在广播里听到了他们乘坐的航班的登机提醒。几人带着自己的东西跟着滚滚人流大军一起走向了登机入口处。

  他们很快上了飞机,王胖子抱着自己的背包坐了下来,正巧一位空姐从他们旁边的过道上走过。

  “哇塞!”王胖子盯着空姐的长腿发出小小的感慨,“飞机上的空姐都好漂亮。”

  坐在他身边的张天师露出迷之笑容:“年轻好啊,年轻真好啊……”

  坐在王胖子另一边的江小猪则在酝酿着等见到本·盖茨的时候说些什么话好,对了签名是一定要的,他立刻翻找起自己的背包来,把本·盖茨的卡片放在触手可及的地方,这样他可以第一时间拿出来给对方签名。

  安岩瞅着坐在自己旁边的神荼,明明买票时他和江小猪是买的隔壁座,后来的三个人买的邻座,结果一上飞机神荼就坐在了他身边,江小猪自觉坐到了王胖子身旁,也不知道这两个人是什么时候商量的换座位的事情。

  飞机上的旅程并不有趣,安岩早已经看够了外面的蓝天白云,没一会儿他就昏昏欲睡,不多时头一歪就睡了过去。

  神荼看了一眼靠在自己肩膀上的青年,安岩的眼镜有些歪,镜框压着了鼻子,神荼伸手把他的眼镜取了下来拿在手中。

 

  

 

  安岩接过神荼手里的眼镜戴上,有些茫然地拎着自己的包亦趋亦步地跟在神荼身后下了飞机,直到被飞机外的冷风一吹,他这才清醒了过来。

  “呃……”安岩上前几步轻轻拍了拍神荼的肩膀,“不好意思啊,有没有把你压麻?要不,我给你按摩一下肩膀?”

  “没事。”神荼一如往常的惜字如金。

  江小猪是最激动的那个,下了飞机就冲在最前面,为大家带路,所有人拿着自己的东西跟着他七转八转,在几场绕了几圈。

  江小猪突然眼睛一亮,从包里拿出了卡片就冲了过去:“Mr.盖茨!”

  安岩顺着江小猪冲去的方向看去,那里站着一个男人,典型的欧美人长相,深眼眶高鼻梁,身高和神荼差不多,咖色头发梳成了背头,穿着一件深灰色的厚夹克,正笑眯眯地接过江小猪手里的卡片和笔给他签名。

  “哦,天哪,Mr.盖茨的签名。”等到他们走近了,江小猪还把卡片捧在胸前一副陶醉的模样。

  “嗨,中国的朋友们你们好。”本热情地和他们打着招呼。

  安岩按捺不住地想要吐槽:“怎么全世界人都会说中国话……”

  本笑着回答了他:“会多门语言是冒险家必备的技能。大家坐了很久的飞机累了吧,我先请大家吃饭休息一会儿,然后再带你们去博物馆。”

  一听见吃饭,除了神荼,其他人眼睛都亮了,飞机餐实在是不太理想,不好吃还量少,特别王胖子,肚子早饿得咕咕直叫了。

  “Mr.盖茨,你真是一个十分爽朗的人,大好人。”王胖子一擦鼻子,对着本竖起了拇指。

 

  

 

  本说了请客,虽然大家都饿了,但也不好意思去太贵的饭店,于是本做主带他们去了附近的唐人街。

  一伙人埋头大吃了一顿,酒饱饭足了去街道上逛两圈消消食,安岩和江小猪对街边贩卖的东西都很感兴趣,神荼自然是跟了过去,张天师又去了厕所,王胖子摸着肚子十分满足地专心和本一起散步。走着走着两人就聊起了天。

  “那个玉佛到底是怎么回事?”

  “最先是保安发现的,因为玉佛没有丢失,所以也不会有人想着去看监控录像。一个夜巡的保安发现了玉佛在发光,后来他们调出了录像,这才发现玉佛从三天前就已经开始发光了,每天大约夜里十一点到十二点左右会发光。”

  “这样说的话在我们那儿,就是每天中午会发光了。”后面插入了一个声音,走在前面的两个人回过头,发现是之前去上厕所的张天师回来了,他背着手跟在他们后面,“你们有没有对玉佛做过研究?”

  “有。”本点头,接着摇摇头,“一无所获。”

  张天师还准备继续问些话,突然他们面前猛地闪过一道残影,紧接着神荼落在了三人面前,惊蛰在他手中化为蓝光,消散在了空气中,而他脚边的地上则是落下了两颗子弹。

  本走上前拾起一个子弹:“狙击枪。”

  “你们还好吧!”安岩和江小猪出现在了他们身后,“刚刚我和神荼在那边逛街的时候,突然就有人拿枪对我们一通乱射,多亏神荼反应快,全帮我们挡了下来。”

  江小猪跟着补充道:“我们就想你们会不会也遇到了危险,就赶紧过来找你们了。”

  安岩摸了摸鼻子,小声嘀咕着:“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可能这次护送玉佛又要……”

  “别乱立弗拉格撒。”江小猪赶忙制止安岩的乌鸦嘴。

  本打断了他们的对话:“看来大家是休息不成了,我们最好现在就去看看玉佛。”

 

  

 

  博物馆位于城市东北角,占地面积颇大,有花园有湖,风景不错。

  他们到达时博物馆还是开放时间。因为博物馆最近在搞活动,世界各地的不少展品都送了过来,因而参观人数要比以往多了不少,本带着他们从正门进去。

  安岩好奇地一个个展品看了过去,看到什么有趣的还会拉着神荼嘀嘀咕咕一番,不管他嘀咕了什么神荼全都照单全收,认真地听着。张天师专注于展品的各种资料,毕竟大部分时候他都是担当解说的那一个,需要丰富的知识储备。

  玉佛在博物馆二楼的中国馆正中央,原本在视频上看时,安岩觉得玉佛很大,如今真正站在面前,才发现其实玉佛并不大,只有三个手掌大小。

  整尊玉佛晶莹璀璨,形似玻璃,十分细腻,一点瑕疵也无。雕刻者的技艺十分高超,将菩萨眉目间的慈祥安宁尽数表现了出来。站在玉佛前面,整个人不自觉就心静了下来,心情都舒畅了两分。

  这尊玉佛周围围绕着不少参观者,都对这尊玉佛啧啧称叹。

  “你们先去管理室休息一会儿,等博物馆闭馆的时候工作人员会把玉佛装好交给你们。”在大家参观完玉佛之后,本带着他们去了博物馆的管理室。

  安岩屁股刚接触到椅子,背包上的毛蛋就跳了出来,在他肩膀上乱晃:“moda,moda。”在安岩肩膀上跳够了,他瞄准了安岩旁边神荼的肩膀刚准备溜达过去,突然整个蛋瑟缩了一下,往后缩去,化作挂饰重新回到了背包上。

  早已经清楚毛蛋这样反应是因为什么的安岩顿时紧张起来,察觉到他神经紧绷的神荼侧头看他:“怎么了?”

  “不……就是……”

  没等安岩说完,博物馆的警报尖鸣了两声后恢复安静,所有的灯光骤然熄灭,管理室被推开的木门后伸进了黑洞洞的枪口,对着室内就是一通扫射。

 

  

 

—TBC—

 

注:本·盖茨全名为本·富兰克林·盖茨,电影《国家宝藏》系列主人公。


评论(32)
热度(58)

© 醉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