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君//
填坑?风太大我听不清你说什么……!//
欢迎长评❤//

【朝耀】Scroll-05

  就算阿尔和王耀都是剑士,对魔法方面的东西了解有限,但对于“灵魂契约”这个词语他们绝对不会陌生,毕竟这可是在学院时的必学知识。

 

  灵魂契约,顾名思义,就是对双方的灵魂施加的一种契约,这种契约难以成立,并且也难以解除。

 

  一般情况下灵魂契约只在两种情况下能够成立:一是双方的力量和灵魂相差悬殊,这种灵魂契约一般契约的都是一辈子的忠心奴仆;而另一种则对双方的灵魂契合度要求较高。

 

  一个完整的契约卷轴,两个相互契合的灵魂,才有可能构成一个灵魂契约。

 

  整个图书室当中安静的可怕,只要有脑子的都不会觉得这是一个奴仆契约,毕竟亚瑟和王耀两人的实力可是旗鼓相当,那么只有可能是第二种了。

 

  “难怪你说亚瑟还好。”太过安静的氛围让阿尔浑身都不舒坦,他一开口话就止不住地往外倾泻,“原来你们的灵魂契合度这么高,说起来上学时老师讲过灵魂契合度高的人一般最后不是成了终身的战斗的搭档,就是成了相爱的伴……呃……我觉得你们可以尝试从终身搭档这方面来处理这份契约,毕竟它会让你们的战斗力更高……等等等等我闭嘴……”

 

  被两双眯起的眼睛盯视的感觉一点都不好,阿尔下意识退后了几步,将手中亚瑟的笔记本摊开拦在胸前,就怕桌边两个人暴起揍自己一顿。

 

  为了化解这被他开口弄得更尴尬的氛围,他脑子一转,为自己的机灵感到十分骄傲:“对了,我突然想起来了,我找到了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对,就是那个明明天赋很高结果就是不做魔法师去做吟游诗人的弗朗西斯。”

 

  “他是我的学长,我听过他的名字。”亚瑟努力地回忆着以往的学院生活,只不过魔法师大多不爱交际,所以他对弗朗西斯的印象并不多,只记得是个很有天赋的学长。

 

  “我听说过。”王耀接过了阿尔递来的话题,他的确是认识弗朗西斯,虽然只是点头之交,但他听闻过弗朗西斯在魔法上造诣极高,和亚瑟的魔法技能方面的高天赋不一样,弗朗西斯是个卷轴天才,只不过毕业之后他出乎预料地拒绝了留校任职的邀请,带着鲁特琴跑去当吟游诗人了。据说这件事曾经气倒了好几个老师。

 

  “他不是去当吟游诗人了吗?”

 

  见王耀提起了这个话题,阿尔在心底松了口气,他往前走了几步将手中亚瑟的笔记本小心翼翼地放下,又飞速退回了原本的距离:“我前一阵子听到有人提到他,他即将带着新故事进宫廷为国王表演。有和他熟悉的人说虽然做了吟游诗人,但是他并没有放下对卷轴的喜爱,仍然在做关于卷轴的各种研究。”

 

  图书室里沉默了片刻,之后亚瑟和王耀异口同声地问:“他什么时候来宫廷?”

 

  阿尔被他们一起说话的声音吓了一跳,他摸着下巴想了想:“应该就是这几天了。”

 

  弗朗西斯被阿尔连拖带拽地带到花园里时是疑惑的,但是宫廷当中,阿尔还穿着骑士的服饰,弗朗西斯更多的就是好奇。

 

  接着他在花园角落的木桌边见到了一左一右坐着的亚瑟和王耀,两个人的视线都盯着周边的树木花草,好像第一次发现宫廷花园的景色那么的好看,听见有人接近的脚步声,两人不约而同地抬头看来,两人身上明显地透露出的是“谢天谢地终于来人了”的气息。

 

  “让哥哥来做什么?就算让我来弹上一曲,也得让我把鲁特琴带着。”弗朗西斯虽是这样说着,但仍然十分坦然地坐在了亚瑟和王耀的对面,视线落在了他们紧紧握住的那只手上,“有趣……”

 

  阿尔热心肠地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告诉了弗朗西斯,吟游诗人心底嘿嘿一笑,为自己的吟唱故事又增加了一个而感到开心,同时他对造成两人现状的卷轴也十分感兴趣。

 

  亚瑟贡献出了自己的笔记本,弗朗西斯捧着笔记本刷拉拉地翻看过去,不一会儿就扭过头来,眉头紧皱。

 

  “怎么了?”王耀问道。

 

  “这个卷轴……不太妙啊……”弗朗西斯直摇头。

 

  “什么不太妙?”亚瑟有些紧张。

 

  “咳咳。”弗朗西斯咳嗽两声,摆出了一副正经的表情,“你们应该知道灵魂卷轴契合时需要灵魂的契合度,但是这份灵魂契约可以降低这个要求,但相应的,带来的负面效果也是巨大的,它会一点一点消磨掉你们之间的空间和时间,最后甚至会导致更深层次的交流……”弗朗西斯眨了眨眼睛,撩了下头发,一下子就理解了其中意思的亚瑟和王耀猛地咳嗽出声。

 

  “那种交流都会不足够,最终结果只能是……”弗朗西斯做了一个“死亡”的口型。

 

  没等到对面两人继续发问,弗朗西斯接着向下说去:“这种强制性的灵魂契约也有个好处,就是它比普通的灵魂契约好解除。”

 

  “怎么解除?”亚瑟和王耀再次一同开口。

 

  弗朗西斯微笑着看了他们俩几眼,意味深长说:“材料我几乎都有,只差三种植物,找齐它们就可以帮你们解除这个契约。”

 

  “到哪里去找?”

 

  “估计附近应该还是买不到,不然我也不会缺了。”弗朗西斯从不知道哪里掏出了魔法杖,点了点亚瑟笔记本的空白处,那里顿时显现出了字迹,写明了植物的名称样子和产地,“对了,哥哥干活可不是免费的,要付钱的。”

 

  “当然,你会得到两份报酬!”阿尔开心地拍着弗朗西斯的肩膀,“他们可巴不得解除这个令人尴尬的契约,是吧!”

 

  然而亚瑟和王耀完全没搭理他,两人正埋头研究弗朗西斯留下的植物资料。

 

  阿尔忍住了想要翻白眼的冲动,见到弗朗西斯理了理头发起身离开,他两边都看了看,决定还是跟着弗朗西斯离开,不知道怎么回事,同骑士长和魔法师待在一起总让他很不舒服。

 

  “那份契约真的会那么严重?”离开花园的时候,阿尔问弗朗西斯,毕竟始作俑者是他,如果真的害死了王耀和亚瑟,他绝对不会原谅自己的。

 

  “或许吧。”有着中长卷发的吟游诗人侧头冲着他眨了眨眼,“可能我故意夸大了一点,又可能不止一点,谁知道呢?”

 

  阿尔弗雷德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弗朗西斯这话是什么意思:“等等别走那么快,什么叫做不止一点!”

 

  

 

  —TBC—

 


评论(6)
热度(100)

© 醉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