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君//
填坑?风太大我听不清你说什么……!//
欢迎长评❤//

【刀E】一粒沙-01

【刀E】一粒沙-01

 

他们属于拳头,OOC属于我

 

万万没想到搜个TAG能找到个组织,顿时有了写文的热情,在填坑和开坑中选择了后者2333

 

摘要:这是个又名沙漠情缘我的热情好像一把火燃烧了整个沙漠的故事

 

警告:半架空AU

 

 

-01

 

 

从战争学院出发,越过隔离南北莫格罗关隘,与巨石峰擦肩而过,初入眼的是与渐渐稀疏的森林交汇的戈壁与荒漠,淡灰黄色的世界带着极度的寂寥孤独,让人瞬间产生茫然,感受到世界的广大与自身的渺小。

瓦罗兰大陆的中央,远离海洋的土地常年见不到水汽,有着大面积的荒漠戈壁,深处则是金色笼罩的世界——恕瑞玛沙漠,干燥没有生气。

 

 

伊泽瑞尔将披风裹紧,理了理被风刮至脸上的金发,细细打量着面前的世界。这不是他第一次来到这个与平时生活的地方完全不一样的世界,没有漫天遍野的绿色与水流,没有温和的风,没有湿润润的空气。有的是一种粗糙与狂放,像是一个在战场上洒遍热血的铮铮男子汉。

作为探险家,伊泽瑞尔去过很多地方,恕瑞玛是他曾经踏足过的土地,只是那时候这片被诅咒的沙漠只有漫天遍野的黄沙,曾经伟大的城邦恕瑞玛被掩藏在这些黄沙之下,伊泽瑞尔横越了这座沙漠,从风暴平原出发,从费罗尼平原离开,除了好几次险些被风沙掩盖,因为缺水昏迷,他在这座沙漠当中一无所获。

然而如今的恕瑞玛沙漠,则有了与之前完全不同的生机。

不得不说财富永远是那样的吸引人们的注意力,几年前还荒无人烟的地方,现在已经发展出了一座城市,只因为那可以说是虚无缥缈的传言。

尽管如此,伊泽瑞尔也不得不承认那则传言实在太吸引人了,如今重新踏足于此的他就是被这则传言吸引而来。

不过他与来到这里的大部分人目标并不相同——他们是为了财富而来,而他则是为了好奇心而来。

探险家永远不缺少好奇心这种东西,无论什么传言,越是稀奇离谱他们越是激动不已,金币珠宝在伊泽瑞尔的眼里完全比不上一块刻有古老文字的石头,比起让人们贪欲翻涌的传说、关于曾经繁荣的恕瑞玛城市的出现、沙漠皇帝阿兹尔财富宝库现世,伊泽瑞尔对阿兹尔的传说故事以及恕瑞玛曾经的城市更加感兴趣。

 

 

人们对阿兹尔宝库的热情远远超出了伊泽瑞尔的想象,尽管在此之前他已经做好了十足的心理准备,但当他真正站在沙漠城市当中时,还是有些微的吃惊。

要知道从这则传言开始出现到现在不过一年的时间,而这一年里恕瑞玛沙漠当中就已经建起了一定规模的城市,街上人来人往,商贩,冒险者,淘金者,原住民……若不是建筑物千篇一律的暗黄和风里裹挟的沙粒遍布城市,这里真的难以让人将之与恕瑞玛沙漠这个名称联系在一起。

伊泽瑞尔拉紧了身上的斗篷,街道上几乎大半的人与他一样,穿着半长的斗篷,戴着宽大的兜帽,这是为躲避风沙进行的最基础的防护。

 

 

听到传言时,伊泽瑞尔正在弗雷尔卓德和铁脊山脉的交界处,听说恕瑞玛的重新出现,他几乎是马不停蹄地往沙漠赶来。

尽管他早已习惯于披星戴月地赶路,但长时间的睡眠不足还是让他十分疲惫,那双蓝色的眼睛下方已经有了浓重的黑眼圈,他在路上曾经遇见过塔莉垭,这位出生于恕瑞玛沙漠,被人称为岩雀的英雄笑着说伊泽瑞尔拥有了天然完美的烟熏妆。

金发探险家对此无法反驳,之前他和岩雀一起前进了一段路程,不得不说塔莉垭帮助他大大地缩短了前进的时间,岩雀对砂石的控制让他们一路畅通无阻,比当初伊泽瑞尔骑着骆驼走过恕瑞玛沙漠要快多了。

他们在城市外分别,岩雀继续前行赶往自己的家乡——传说中已经复苏的恕瑞玛。而伊泽瑞尔决定进城休息,他需要睡眠、食物和水,毕竟他不像岩雀,生在这个地方,对这里的气候水土都已经无比适应。

 

 

伊泽瑞尔打了个哈欠,他跟着人流一起在城市中走着,寻找着可以进食住宿的地方,耳边围绕的是各种各样的语言,感谢多年的探险家经验——伊泽瑞尔可以毫无压力地听懂身边路过的人在讨论些什么。

当然,大部分都是失望的言语,恕瑞玛的拔地而起就像是一个真正的传言一样,仅仅只是传言。

这些话自然是无法动摇伊泽瑞尔一探究竟的好奇与决心,他一直坚信的是眼见为实,探险家从来都需要自己亲身经历才会相信。

十分钟后金发探险家找到了他的目标,一间看上去有些简陋的酒馆,不过里面传出的香味让他觉得那间用泥土堆砌成、有着半边凹下去的大圆顶的酒馆说不定会给他带来惊喜。

 

 

伊泽瑞尔走进了酒馆,就在他摸着腰间装着金币的袋子,准备美美吃上一顿时,肩膀被人狠狠地撞了一下。

多年来的经验让金发探险家下意识扣紧了手臂上的护符,淡淡的蓝色光芒在斗篷中亮起,护符开始进行魔法充能。

感谢被生活操练出的敏锐神经,伊泽瑞尔事后无比庆幸。事实上他当时下意识扣住护符并不是因为那鲁莽的一撞,而是撞击后随即跟来的杀意,这杀意让金发探险家不自觉地竖起了汗毛。

那撞到了伊泽瑞尔的男人跌跌撞撞地往门口跑去,血从他的手臂流下,落在地面上很快凝固,变成深褐色的一小团。

跑到门边时,男人几乎想也没想地拉过了一旁正蹲着望着酒馆门外发呆的小姑娘,看样子才七八岁的孩子完全没有能够反应过来,事实上就算她能够挣扎,又哪里能从一个成年男人手里挣脱,她背对着伊泽瑞尔的方向,挡在了男人面前。

伊泽瑞尔几乎想也没想地迈出了步子。

 

 

酒馆里有一瞬的寂静。

金发探险家怀中被解救下来的女孩已经被吓傻了,双眼呆愣,好一会儿才害怕地啜泣出声。伊泽瑞尔抬起的左手上斗篷已经被割裂开来,布片的一角飘落在地,一直藏在斗篷中的护符发出轻微嗡嗡的响动,充满了魔力的护符周身围绕着一圈蓝色的符文,光芒柔和。

护符的上方,冰冷刀锋的利刃正抵着它,却迫于护符的防护而不能再进一毫。

那是一个高了他半个头的男性,伊泽瑞尔只能看见兜帽下方的下巴弧线,对方蓝色的斗篷下方缀着的利器正闪烁着寒冷的光芒。

伊泽瑞尔只用了一瞬就凭借着这件衣服猜出了面前人的身份。

“刀锋之影……”

 

 

—TBC—

 

 

 


评论(12)
热度(23)

© 醉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