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君//
填坑?风太大我听不清你说什么……!//
欢迎长评❤//

【超蝙】天上掉下个氪星人-01

  梗来源于之前写的短篇《遇见》,但是没有那么沉重,轻松向小甜饼


  他们属于DC,OOC属于我


  


  摘要:一个氪星人掉落在了韦恩大宅的花园里


  


  从梦里醒过来之后布鲁斯有点头疼的揉了揉眉心。


  不是说他因为噩梦而感到难受,他已经不害怕噩梦了,无论再恐怖的东西日日夜夜地见,次数多了也就习惯了,法医都能在解剖台前淡定地食用三明治,布鲁斯当然可以在做完噩梦后耸耸肩膀很快把一切抛在一边。


  况且他刚刚梦见的也并不算是什么噩梦。


  他只是头疼于要应付阿尔弗雷德。


  管家先生就像是布鲁斯·韦恩肚子里的蛔虫,他一直十分好奇阿尔弗雷德是怎样在早晨的第一眼就看出他到底有没有在昨天晚上做梦,又做了一个怎样的梦。


  他曾经在心底暗自揣摩过是否这位管家实际上是一位十分厉害的魔法师,只不过如今对世间一切都已经看淡,愿意待在空荡的韦恩大宅中陪伴可怜的布鲁斯少爷。


  这些想法在布鲁斯远离青春期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当然对于阿尔弗雷德对自己的了解程度从而产生的头痛,却从青春期延续到了现在。


  然而他在床上躺了足足有五分钟,都没有迎来阿尔弗雷德。


  他这才意识到自己今天醒的有些意外的早,不然管家早就等在床边,只要韦恩少爷继续犯懒,他就会以绝对不符合年纪的速度拉开窗帘掀起被窝——治疗不愿意起床的有效方法,尤其当实施者是阿尔弗雷德时,这招对付布鲁斯·韦恩格外有效。


  布鲁斯愿意为那些陈年的噩梦和阿尔弗雷德斗嘴,但不愿意分享他今天凌晨新鲜出炉的梦境,那个梦对早已经言明放弃的蝙蝠侠来说,有点难以启齿,就好像证明了他的那部分脆弱的不可思议。


  布鲁斯拉了拉被窝,对之前做的梦发出了一声不屑的轻哼,整个人蜷在床上不愿意动弹。


  他好久没有享受过赖床的美好了,今天醒得早,他觉得回顾一下是个不错的主意。


  当然现实是一个大部分时间会被人用F开头的单词怒骂的存在,就在布鲁斯昏昏欲睡的时候,震天的巨响让他整个人肌肉紧绷,下意识地起身做出防备的姿态。


  巨响之后,韦恩大宅又陷入了早晨的宁静当中,但布鲁斯已经找不回睡意了,以阿尔弗雷德的小甜饼担保,管家绝对不可能失手把厨房炸掉的,若是有人闯入——布鲁斯动作迅速地系好已经松散开的睡衣腰带,阿尔弗雷德没来过,床边自然没有干净的衣服等着他,而昨天换下来的脏衣服,早已经被尽职尽责的管家丢进了洗衣篮。


  没关系,就算穿着睡衣棉拖,布鲁斯韦恩依然是战斗力爆表的蝙蝠侠。


  弄清楚事情原委是最重要的,布鲁斯站在窗边撩开窗帘的一角,透过窗户的玻璃向下望去。


  一眼他就找到了大早扰人清眠的罪魁祸首。


  一架银色的飞行器正正好地栽进了韦恩大宅花园的喷泉当中,将喷泉上方的石膏像撞得四分五裂,脑袋胳膊滚了一地,喷溅的水流冲刷着飞行器断裂开的翅膀,里面蓝紫色电流刺啦刺啦闪耀着。


  就在布鲁斯快速地思索着这究竟是什么东西,又来自哪里的时候,那位他早晨和深夜时分最为害怕的管家先生已经出现在了花园当中,阿尔弗雷德放下铲子,脱掉沾了泥土的手套,踱步走到飞行器前,十分礼貌地敲了敲飞行器的外壳。


  “早上好先生,如果您是来拜访韦恩大宅的,我想您需要先进行预约。”


  布鲁斯抹了一把脸,他脚步匆匆地离开了自己的房间,中途时腰在楼梯上蹭了一下,然而他并没有在意,只是一边小心地往门口走去,一边唤醒了韦恩大宅地下的各类武器。


  布鲁斯走到门边时,银色飞行器里已经爬出来了一个人,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后脑勺,似乎因为飞行器坏了舱门无法完全打开而向阿尔弗雷德寻求帮助。


  没有等到管家动手,这个年轻人自己动手把舱门给撕扯了开来,就和布鲁斯在面对那些无聊的法令时将它们团成一团那样,轻松得不可思议。


  一时间,韦恩大宅的花园里陷入了一片寂静。


  “呃……”年轻人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双手,接着他很快意识到了自己所在的地方,他冲着阿尔弗雷德努力地微笑,散发自己的善意:“%……&……*&……(*%”


  很可惜,无论是阿尔弗雷德还是布鲁斯,都听不懂这个年轻人到底说了什么。


  布鲁斯不敢说地球上的语言他都会,但在这种情况下他敢担保这位年轻人是一个外星人。布鲁斯早已经过了最初对谁都紧张兮兮的态度,促成联盟合作经历的各种挫折,以及对许多外星英雄的接触已经让他不会一见到外星人就警惕得仿佛被踩了尾巴的猫。


  但必要的警觉性还是要有的,他几步走上前,联盟的呼叫器已经被他捏在了手中,他拦在了阿尔弗雷德身前,脸上是身为蝙蝠侠时最常用的表情,双方语言不通,表情和动作就是最好的交流方式。


  年轻人显然感受到了布鲁斯的警惕,他摊开双手,尽量表示自己的无害,他对着布鲁斯露出笑容,蓝色眼睛里灿烂的笑意让人很难对他有任何的反感,可惜这招对布鲁斯没用。


  然而外星人的笑容没能持续多久,片刻之后,布鲁斯发现年轻人的笑容瞬间僵硬,接着年轻人迅速转过头去念叨着什么,露出了微红的耳根。


  What?


  布鲁斯低下头,发现他睡衣的带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松了,露出了腹部的肌肉。


  很好,这不仅是个外星人,恐怕还是个外星基佬。


  —TBC—


评论(31)
热度(299)

© 醉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