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君//
填坑?风太大我听不清你说什么……!//
欢迎长评❤//

【朝耀】Tell me the truth

  【朝耀】Tell me the truth


生日快乐 @海兔 


  堆在桌角的书本像遭遇暴雨的的山体一般,滑坡了。


  吵闹的教室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隔着桌子互相瞪视的两个人也意识到自己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但是因此向对方示弱?不可能!


  “好了好了。”弗朗西斯走上前去一只手搭在一个人的肩膀上,去给争吵的两人一个可以下的台阶,他对此已经很熟练了,并且对小朋友们的恩怨游戏感到无可奈何,“虽然是不同的学院,但大家都是朋友不是吗?”


  “朋友?”亚瑟移开他的视线,碧色的眼里写满讥讽,他将自己肩上弗朗西斯的手打开,转身离开了教室,挺直的脊背彰显了他此时的愤怒。


  “我和他是朋友?”王耀惊异地看着弗朗西斯,“我一直认为你是个浪漫主义诗人,现在看来我的猜测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弗朗西斯主动移开了自己的手,他把手举在脸颊两边:“投降,下次你们吵翻天哥哥也不会管你们了。”


  “你应该让他们吵下去。”阿尔弗雷德一边在羊皮卷上奋笔疾书一边往嘴里塞着汉堡,“吵架是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的级长的传统节目,娱乐生活的必需品。”


  “你把酱汁滴在作业上了。”弗朗西斯提醒他。


  “哦天哪!”阿尔弗雷德也顾不得去嘲笑弗朗西斯多管闲事,赶紧抽出魔杖想要把酱汁弄干净,因为这回老师说了要是他敢再把汉堡里的生菜叶子酱汁肉丝无论哪一个东西弄在作业纸上,那么他就只能得个D。


  这回他成功地把羊皮纸变得崭新崭新,不光是酱汁,连他刚刚写了一半的作业也没了。


  王耀坐在座位上,离上课还有好一会儿,他握着笔,看着面前自己来时摊开的羊皮卷,一点儿动笔的心思都没有了。


  他看着自己上课用的书本,看着上面的年级,突然想感叹时间过得太快了,最重要的是,明明刚进入霍格沃茨时,他和亚瑟关系还很好,哪怕一个是斯莱特林,一个是格兰芬多。


  不知道哪天起,突然生活中就充满了争吵,每一个话题都能成为争吵的起点,直到最后见了面就冷嘲热讽。


  连周围的人都习惯了。


  毕竟他们一个是斯莱特林的佼佼者,一个是格兰芬多的领头羊。


  “救世主当年还和马尔福吵得翻天覆地呢。”对此周围人表示理解,“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的伟大友谊最直接表现就是吵架。”


  到底是因为什么,导致本来友好的关系突然转变?


  直到开始上课王耀都没能回想起来。


  整整一节课王耀都在走神,幸好他平时表现向来好,老师并不会多注意他,于是他走神得正大光明,努力地从头到尾整理着自己和亚瑟认识的这些年。


  想着想着王耀觉得委屈愤怒了起来,每一次争吵都是从亚瑟开始,平和的谈话里,他总是管不住嘴说出一些难听的话来,王耀是个好脾气,但他不是泥做的,任凭别人搓圆捏扁,于是发展成为了一场争吵。


  次数多了,连平和的谈话开始都没有了,一开口两个人之间就已经充满了火药味。


  浓烈到轻轻摩擦一下都能火花四溅。


  王耀想着抬头去寻找亚瑟,在离开教室后金发少年直到上课前才重新回来,坐在了教室的最前面,和王耀隔了有十排座位,他凝视着讲台上的老师,正在认真听讲。


  就在王耀准备移开视线的时候,亚瑟突然回过头来,两人的视线越过十几个脑袋撞在了一起。


  对视只有一秒,他们一左一右移开脑袋,错开视线。


  “其实我有个好办法。”坐在王耀旁边座位上的阿尔说。


  王耀看了一眼他藏在桌肚中的汉堡和他红色格兰芬多领带上的酱汁污渍:“等你哪天能够离开汉堡重新生活再说你有个好办法吧。”


  “你可以想办法给亚瑟喝吐真剂。”阿尔竖起食指,隔空戳了戳亚瑟后脑勺的方向,“直接询问他究竟哪里对你不满,如果可以解决这个不满皆大欢喜,如果无法解决,以后谈话就绕过这个话题。”


  阿尔收回手,做了一个楼肩膀的姿势:“然后,你们就可以哥俩好了。”


  “阿尔。”王耀看了他半晌,“原来你还是有带脑子的时候。”


  阿尔在桌下踩了王耀一脚。


  这个主意……王耀觉得可以归纳进馊主意的行列当中,但却意外的是个不错的办法,他不想和亚瑟这样无止境地争吵下去了,哪怕做不成朋友,做个陌路人也好,他受够了亚瑟同他对话时那些尖锐毒辣的言辞。


  他们之间,不该是这样的。


  第一次做这种事,王耀还是有点儿心虚的。


  周围人都没有注意到格兰芬多的级长早晨来得那么早,在斯莱特林级长常坐的位置的水杯里滴了三滴吐真剂。


  王耀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心不在焉地吃着早饭,视线不停地瞟向门口。


  十五分钟后,亚瑟和几个斯莱特林走了进来,他像往常一样坐在了自己一直坐着的位置上,吃起了早餐。


  嘴里香软的面包完全吃不出味道,相反的倒像是在嚼泥土,王耀一边希望亚瑟把吐真剂喝下去,一边又希望他不去碰倒了吐真剂的杯子,心情纠结矛盾。


  最后,那杯水还是进了亚瑟的肚子里。


  也容不得王耀反悔了。


  亚瑟迈步出门的时候感到自己长袍的袖口被人拽住,他回过头,先看见的是格兰芬多金红相间的领带,接着是哪张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脸盘。王耀站在他身后,板着脸拽着他的袖口。


  “怎么了?”亚瑟心脏砰砰直跳,他紧张地从王耀手里扯回自己的袖子,“嫌昨天吵的还不够?”


  话一出口,亚瑟用劲地攥了下拳头,他恨自己这张嘴,总是把想说的和不该说的相互颠倒。


  “你对我有哪里不满?”鼓足勇气,王耀开口问道,第一句话出口,后面的话便说得更容易,“我们以前关系还不错,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总是吵架,我不想和你吵了,所以告诉我,你哪里不喜欢我,哪里对我不满?”


  “我没有对你不满,也没有不喜欢你。”亚瑟脱口而出。


  王耀十分惊讶:“那为什么总是和我吵架?”


  “我想吸引你注意力,但是一开始就用错了方法,想改已经改不过来了……”


  “吸引我的注意力,为什么?”


  “我喜欢你啊,我喜欢你啊王耀!”


  时间在那一刻像是定格。


  几秒钟后红晕爬上了亚瑟的脸庞,他觉得自己脸上的热度可以煎鸡蛋了。他惶恐而又带着希望地抬头去看王耀,对面扎着马尾的格兰芬多抬起手臂,用巫师袍宽大的袖口遮住了脸,但仍然可以看见那露在外面红透了的耳朵。


  “他们应该请我吃汉堡。”坐在餐桌前的阿尔弗雷德说。


  


  —FIN—


  


评论(13)
热度(253)

© 醉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