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君//
填坑?风太大我听不清你说什么……!//
欢迎长评❤//

【超蝙】恶灵有约(一)

警告:AU,无超级英雄世界,超能力部分保留,各种设定混杂

 

梗来源于 @_____溟北渊 

 

 

冬日的风卷着细碎的雪扑上James Gordon的裤腿,他把自己的脚从雪地中拔出来,然而那是徒劳的举动,因为下一刻它又陷进了另一片雪地中。

 

哥谭是一个没有温度的城市,但从来没有一年冬天像现在这样冷过,不少警员已经缩着肩膀在一旁哆嗦,嘴里嘀嘀咕咕地抱怨着该死的天气,该死的在这种天气还要出来犯罪的罪犯,他们的声音在风雪里模模糊糊,Gordon甚至听出其中有几个音节的发音古怪而扭曲,像是因为天气太冷而舌头都被冻得无力卷曲一般。

 

Gordon没有让他们闭上嘴停止抱怨,就连一向敬业的他自己,都恨不得对这个让十二分局凶杀组在寒冷的冬日傍晚出动的罪犯大声咆哮上几句,如果可以,抓到这个犯人的第一件事就是揍他一拳,那个犯人,除了鼻梁不会有其它位置挨上这一下。

 

在看见那躺在街头的尸体后,Gordon这个念头愈发浓烈,可怜的女孩,看上去不过二十岁,面色惨白地躺在雪地当中,她被路过的流浪汉发现时死去还没有多久,碎屑似的雪花没来得及将她那已经僵硬的身体覆盖住,她躺在那儿,散落着一头金色的长发,涣散的淡蓝色瞳孔足以让人联想她活着时那双眼睛是如何的有魅力。

 

法医正蹲着身子给这个年轻姑娘做初步的检查,取证组举着相机,咔嚓咔嚓拍照声不绝于耳。

 

“警探!Gordon警探!”拉开的黄色警戒线旁,年轻的巡警缩着自己的手扯着嗓子叫他,声音穿透细小的雪花,凛冽的冬风。

 

他扭过头去,就看见警戒线旁边站着一个身姿挺拔的男人,Gordon不知道自己此时该摆出什么表情来合适,但接下来又一阵寒风让他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思绪丢出脑外,他现在只想赶紧把案件解决,窝在家里舒适的被窝里,至于警局的尊严,或许在多次接受帮助后,他们都已经认为在能破获案件抓捕到犯人的前提下,那种东西并不是那么重要。

 

哥谭人和他们的城市一样有点儿过于冰冷,他们甚至连看热闹的心思都没有,拉好的警戒线旁边,只有几个小报记者张望拍照,路过的哥谭人淡淡的毫不在意地看一眼雪白与黑暗交融的世界里格外显眼的亮黄色警戒线,红蓝色警灯,继续迈出自己匆匆的步伐。

 

沉默着站在警戒线边的男人因此意外的有些显眼,不过没有人会在意,哥谭人连死亡都无法撼动,更何况只是一个像是建筑物投影的男人。

 

Gordon不是第一次和男人面对面,他们已经接受了男人多次的帮忙,有意或者无意,尤其是Gordon自己,他不知道哪里的表现入了这个男人的眼,但男人的确对待Gordon的确要稍微缓和一些,他们勉强算来,也能叫做朋友。

 

男人有着一口美式口音,和那些街头的嘻哈小子并无区别,然而他的打扮却深沉稳重的像是上个世纪的英国老绅士,总会让人第一眼误会他的年龄。

 

标准的三件套西服,外面套着黑色的长款风衣,手上戴着黑色手套,斜向下拉的帽子遮住了大半张脸庞,Gordon第一次见到他时以为他有四五十岁,而后合作中他们一直没有过近距离接触,这位合作者的动作之优雅沉稳,甚至一度让Gordon认为他是一位历经时间磨炼的长者,但等到这位合作人第一次出声,和Gordon真正的面对面,Gordon才意识到自己对他年龄的认识出了极大的误差。

 

那是一位刚三十岁出头的年轻男性,有着一头柔顺的黑色短发,一双深蓝色的眼睛,脸部的线条和那双淡色的薄唇足以让十二分局的女警们,不,足以让大部分哥谭女性们尖叫出声。

但是大部分时间他十分沉默,毫无存在感,浑身笼罩在黑色当中,像是Gordon站在十二分局窗口向下看时,看见的哥谭建筑物们在地上拉下的黑色阴影,他的那双眼睛,Gordon敢保证哥谭从来没有这么蓝的天空,但他依然觉得那是属于哥谭的颜色。

 

一个典型的哥谭人,有着与年龄不符的行为,极为吸引女性的外貌,总能帮他不少忙,Gordon对他的了解仅限于此,他连他的名字也不知道。

 

十二分局的人初次见他时曾经在背后戏称这个神秘的男人为“Batman”,他那印着黑色蝙蝠的明信片显然成为了这个名字的来源,这个男人曾经听见他们这样称呼他,他容忍了这些背后的玩笑话,后来Gordon看见他交出的明片上真的印上了Batman。

 

“一个不错的代号,方便称呼。”男人曾经用低沉的声音这样告诉他。

 

“好久不见。”Gordon冲着男人点点头,示意站在一旁的巡警将他放进来。

 

 

=====

 

 

一个普通不过的冬日傍晚。

 

Bruce在拐角处的热饮店买了一杯咖啡,出门没走上几步咖啡就已经不再滚烫,他也没有再去喝上一口,只是盯着那蜷缩在街角的身影,高高的衣领和帽子的阴影遮住了他的整个脸庞,没有人注意到他露出了怎样的表情,又或许他压根没变过表情。

 

二十岁的金发女孩,穿着深棕色的大衣,沉默地蜷着腿,坐在街角,她一直低着头看着的左手,右手不时地转动着左手无名指,尽管那上面此时空空如也,她露出甜蜜的笑容,下一刻却变得极为迷茫,慌张地左右张望,像是在寻找什么,然后继续颓然地坐在地上。

 

Bruce盯着她放在雪地上的双腿,她将它们伸出又收回,在雪地上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

 

一个醉汉跌跌撞撞地走出,他扶着墙壁,高喊着含糊不清的语句,像是在抱怨又像是在发泄,他走到了金发女孩的身边,没有丝毫的停顿,他扶着墙壁猛地吐了出来,金发女孩本该尖叫出声,躲过这即将发生的晦气,然而她像是无所察觉一直重复着之前的动作,那些吐出的秽物,穿透她的身体,落在了墙壁和泥土的交汇处,弥散开一阵恶臭。

 

哥谭的风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寒冷过,Bruce听见了警车的声音,在大街小巷回荡。

 

这里是十二分局的辖区,现在又是一段没有任何委托的闲暇时光,Bruce不介意前去帮点小忙。

 

Gordon走在前面,皮鞋踩在雪地中发出吱呀吱呀的声响,他身后的男人一贯的沉默,连走在雪地上都轻巧的像是一只猫,毫无响动,要不是他的呼吸在空气中凝出一团团白色雾气,Gordon几乎怀疑他是什么来无影去无踪的都市传说。

 

Bruce又看见了那个女孩,她不再会动,而是永远安静地躺在雪地里,棕色的大衣被雪地中的泥水和血迹染上了污痕,Bruce的视线转向女孩的左手,那上面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Gordon两只手抄在口袋中,不时瞟一眼那把自己包裹在黑暗里的男人:“看出什么了吗?”

 

Bruce侧过头说道:“死亡时间不超过两小时,她有一位未婚夫。”

 

Gordon噎了一下,第一点是能够看出来的,但他不知道Batman是如何笃定给出的第二个结论,他们没有在女孩身上找到任何恋爱的痕迹,没有合照没有戒指摔在角落的电话里都没有任何过分亲昵的称呼和短信。

 

Batman从来不会和他解释这些,他只会告诉他们结果,他们需要做什么,事实证明他说的话迄今为止没有错过一次。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Gordon知道这一点,他擅长的就是挖出这些秘密,但他也知道哪些人的秘密不能询问不能冒犯,听完Bruce的话他点点头,将寻找金发女孩未婚夫的事情放在了第一位。他想或许正是因为自己的这种自知之明,又可以说是听话的表现,才让Batman愿意在他的工作上出手帮个小忙。

 

Gordon叫来下警员们,将任务一一分派下去,他还想再说些什么,一转头才发现那一直站在他身边的黑衣男人早已没有了踪迹,和他出现时一样悄无声息。

 

 

=====

 

 

冬日的黑夜来得极早,哥谭已经飘了三天的雪,天空一直灰暗着,许久不曾见过阳光,而今天又是与太阳无缘的一日。

 

Bruce举着手机,迈着悠闲的步伐穿梭在哥谭的大街小巷。

 

“毫无所获,又是一个骗子。”Bruce对着电话那头一直照顾他的老管家说道,“我怀疑永远不会找到解决的办法。”

 

“您需要耐心。”

 

“在这个充满谎言的世界里寻找真相的耐心?我六岁时听过这个笑话。”Bruce哼笑了一声,“它们不会拿我怎么样,三十年它们到现在都没能对我做什么。”

 

“恕我直言,Master Bruce,您现在的职业就是寻找真相,您这是毫不留情地讥讽了您自己。”

 

Bruce说道:“感谢我的管家先生永远能让我哑口无言。”

 

“Master Bruce,鉴于这几天哥谭市温度很低,我希望您能够早点回来,不需要让我这把老骨头三更半夜去把您从雪地里挖出来。”

 

“我是谁?十几岁沉迷于派对酒精大麻的叛逆少年?”

 

手机那头停顿了一下,Bruce觉得自己听出了Alfred话语里的那丁点笑意:“您对我来说一直都是个孩子。”

 

Bruce有些挫败地揉了揉鼻梁:“我会早些回去的。”

 

手机被收进大衣口袋当中,Bruce站定在一个热狗摊前,这种天气生意并不好做,热狗摊的摊主挤着酱汁,热情而大声地和这位客人搭着话,但并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他也丝毫不在意,收到Bruce递给的表示不用找的钱币之后,他更是冲着Bruce频频招手,离开了三十多米Bruce还能听见摊主热情的一句“欢迎再来”。

 

Bruce咬了一口,嚼了嚼,发现那位摊主太热情了,他浇的酱汁太多,过浓的味道让Bruce的舌头不太好受。

 

Bruce曾经吃过更难吃的东西,经历过更加困苦的生活,但是有条件享受的时候他并不会苛待自己,这个热狗显然难以下咽,他开始巡视着四周,寻找着哥谭街头常见的流浪汉,寒冷的冬日一个热狗对他们而言是极佳的馈赠。

 

寻找流浪汉的过程中,Bruce注意到了并没有几个人的街头站着一个年轻人,他一直盯着自己,就在Bruce的眉头皱起的时候,年轻人向着他的方向迈开了脚步。

 

步伐很轻,还带着犹豫,显然这个年轻人在踌躇,他走到了Bruce面前,将手中的东西递了过来。

 

那是一部款式有点儿老了的手机。

 

年轻人的目光既没有去探究Bruce藏在阴影中的面庞,也没有去关注他身上一看就价格不菲的服饰,而是死死地盯着Bruce那咬过了一口的热狗。

 

“您,您好。”年轻人过于紧张,说话有些结结巴巴,“这部手机,手机,有点老了,但是,但还能换钱,我只是想,能不能……”

 

Bruce将手中的热狗递了过去,年轻人激动地接了过去,也不管那是被人咬过一口的,Bruce站在他面前,看着他大口大口将热狗吃下肚里。

 

一个朴素的年轻人,二十四五岁大学刚毕业没多久的模样,衣着老土而寒酸,戴着一副过大的黑框眼镜,身量比Bruce还要高大一点儿,但是因为他的行为语言太过柔和,并没有给人丝毫的压迫感。

 

注意到了Bruce看着自己,年轻人有些慌张地擦了擦嘴,把手里拿着的手机递了过去:“对,对不起,我,我……”

 

Bruce从对方手里接过了手机,他们的手指有了片刻的触碰,寒冷的冬日,年轻人穿得并没有他多,隔着薄薄的皮革手套,Bruce都能感受到那相触的肌肤却温度比他要高上不少。

 

捏着手机左右看了看,在年轻人解决完那个热狗之后,Bruce将它扔回了年轻人怀中。

 

年轻人有点儿慌张地将手机接住,眼镜因为大幅度的动作下滑了不少,他拿着手机站在原地无比慌乱,似乎觉得自己是哪里得罪了这个男人,他没有跑开,只是小心翼翼地看着Bruce,嘴唇动了动,仿佛在思考着想解释什么。

 

那双藏在帽檐阴影中的深蓝色眼睛带着探究意味地眯起,冲着年轻人伸出手:“Bruce。”

 

年轻人显然没想到接来下会受到这样的待遇,他将手在裤子上左右来回擦了好几次,这才小心翼翼地握上那被黑色皮革包裹着的手掌,一双如同晴朗天空般的湛蓝色眼睛好奇地看着面前的男人:“Clark Kent。”

 

Bruce空着的手摘下了头上的帽子,对着Clark露出一个职业化的微笑:“一份工作,有没有兴趣?”

 

 

—TBC—

写这种第一次见面感觉超聚聚恐怕要来揍我了hhh


评论(6)
热度(112)

© 醉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