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君//
填坑?风太大我听不清你说什么……!//
欢迎长评❤//

【超蝙】Different DNA-02

 【超蝙】Different DNA-02


警告:兽人半AU

 

摘要:克拉克早就做好了孤身一人直到死亡来临的准备,他压根就没想过会找到那个不存在的伴侣。

 

 

 

沙发上的布鲁斯与墙边的克拉克互相凝视着,一个盯着那突然出现在视线中的耳朵与尾巴,另一个组织着语言尝试讲明白这一切。

 

在克拉克准备开口的时候,布鲁斯猛地闭上眼睛——又来了。

 

那股奇怪的痛感蔓延的脑袋当中,这回完全没有任何外界的触碰,但是痛感自己产生了转移,从头顶沿着脊椎一路向下推进,布鲁斯浑身的肌肉都因为这种疼痛而紧绷。

 

克拉克推了推眼镜,这回向着门外退去,然而布鲁斯并没有因为他的离开而显得舒适一丁点,于是他干脆大着胆子往布鲁斯的方向迈出了步伐,这回相反,随着他的靠近,布鲁斯的痛感越来越少,等到他坐在对面沙发上时,那些疼痛已经化成了勉强可以忍受的轻微按压感。

 

布鲁斯动了动身体,让身上的肌肉微微放松,视线再度投向克拉克,这回克拉克恢复了往常在他视线里的模样,没有耳朵,也没有什么尾巴,好像刚刚他看见的只是一个幻觉。

 

但布鲁斯相信自己的所看见的东西,他抿紧嘴唇:“解释。”

 

某天突然发现自己头上和尾椎上多了东西的克拉克了解到了除了那些超能力外,氪星人和地球人还有哪里不一样,那些关于基因和遗传的问题只是粗略解释都足够写上几千页的论文,后来在孤独堡垒了解这方面的知识时他也被那些庞杂的内容搅得脑子乱糟糟的。

 

最后他选择了直接了解结果,也就是他需要面对的状况。

 

氪星人在成年之后会显现出部分兽化的拟态,说是拟态是因为其它星球的人并没有办法看见,也就是克拉克顶着头上的耳朵和屁股后面的尾巴招摇过市地球人也完全看不见。

 

当然,这也是克拉克至今没有正正经经去谈一场恋爱的缘故,事实上刚刚进入星球日报工作的他迷恋过露易丝,他们有过一段暧昧时间,但并没有能够让这种暧昧变成一段恋情,就是在那段暧昧时间当中,克拉克深刻体会到了这种氪星人特有的兽化状态对他感情生活的影响。

 

阅读文字永远和亲身体会无法相比,那之后克拉克就熄了这方面的心思,收敛了自己所有的爱情,没关系,就算不会有伴侣,他还是有最好的搭档与友谊,最好的父母与亲情,最好的同伴与正义。

 

克拉克的兽化比较近似于地球上名为狮子的生物,这让他的力量比一般氪星人更加强大,无论从哪里说这都是一件好事,但是克拉克不得不因此孤老终生,在露易丝订婚晚宴结束后的夜里他一个人飞去孤独堡垒,蜷缩在角落想象着属于超人的未来:他可能在某场战斗中陨落,会有他的搭档他的朋友们为他送行,但他最终孤独地躺在墓地里;或者他一个接一个送走自己身边的人,看着他们老去,离去,而他依然是孤独一人。

 

那个被称为克拉克伴侣的人不会出现,不会在他的生命中停留,哪怕连能让他回想那种奇妙感情的一小时一分一秒也不会施舍给他。

 

这就是问题的关键了,兽化形态在增强氪星人能力的同时会有点儿副作用,副作用就是它们会产生一种气味,这种气味是氪星人关系确认的必需品,长时间的进化已经让兽化中的兽性褪去了大部分,但还是保留了一些,例如对于自己领地的确认,例如气味的交换,例如那该死的发情期。

 

克拉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会看见“发情期”这个词,他查看资料时反复看了好几遍,还害怕自己对氪星语了解不够透彻看错了,但事实就是,他的确没有看错任何一丁点,所以他那时候突然的某段时间对露易丝的抵触也可以得到原因了。

 

发情期与平时没有什么两样,不会影响小记者的工作和超人日常拯救世界的行程,只会让克拉克的领地意识更加强烈,而只有伴侣的气味能够安抚他,并且能够靠近他,伴侣之外的人太过触犯他的私生活和私人地盘很有可能会被他当做入侵者而受到伤害……

 

除了发情期,氪星人的伴侣日常之间也需要气味才能完全确立关系地位,在和地球人交朋友上没有影响,因为朋友不用亲昵到那种程度,但是想想面对自己的恋人,感情上喜欢着,大脑和身体的某一部分却毫无反应,甚至产生排斥——很好,鉴于地球上的氪星人要么和他有血缘关系,要么就是反派,克拉克敢保证自己这辈子都不会有伴侣这种东西了。

 

因为地球人压根没有兽化,压根不会产生气味。

 

克拉克结结巴巴地解释了前因后果,当然的,他隐瞒了一些,例如关于伴侣的那部分,那实在让他羞于开口,他只是透露了关于氪星人基因的信息。

 

克拉克敢用他的氪星脑袋发誓,布鲁斯肯定听出来他隐藏了什么,因为韦恩少爷那双深蓝色的眼睛里写满了严肃的审视,盯得克拉克无比紧张,他正襟危坐好像小学时被校长找去办公室里谈话一样。

 

布鲁斯揉了揉太阳穴:“只有氪星人才能看见?”

 

克拉克点头:“根据孤独堡垒上留下来的资料,是这样的。”

 

深深在心底叹了口气,他觉得这段时间似乎把他一辈子的叹气机会都要用完了,布鲁斯开口:“看来我需要做一个更加详细的身体检查了,以及关于和氪星人待久了是否会被同化的实验。如果头痛是为了让我看见这些东西,完全没有必要,我希望能够尽快消除,它影响到了我的工作。”

 

克拉克弯起唇角:“我会从孤独堡垒那边把资料传输给你的,我也希望能够尽快把这件事情解决掉。”

 

布鲁斯凝视了克拉克嘴角的笑意两秒钟,然后看向那双被藏在镜片后的蓝眼睛,他隐约察觉到克拉克好像有哪里不太对,但是又说不出来,最终他选择起身离开沙发,去做一次更加全面详细的身体检查。

 

在完全离开客厅之前,布鲁斯还是没忍住停住了脚步,他背对着沙发上的克拉克,声音低的几乎听不清楚:“如果没有头痛的副作用,看见氪星人长着耳朵尾巴还是很新奇的体验。”

 

克拉克愣了几秒,摘下眼镜,真正地笑了起来。

 

 

—TBC—


评论(5)
热度(182)

© 醉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