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君//
填坑?风太大我听不清你说什么……!//
欢迎长评❤//

【超蝙】超人从不说谎

OOC注意

 


“那只黑漆漆的,可恶的,令人恶心的,大蝙蝠!”

卢瑟脸颊涨得通红,脑后那为数不多的头发看上去摇摇欲坠,似乎随时会因为它的愤怒脱离头皮,被冒出的火气冲到天空当中。

空气中飘散的氪石粉末因为他愤怒的呼吸进入了他的鼻孔中,他不由得打了好几个喷嚏,然而就算在这样的状况下,他也忍不住咒骂那个浑身黝黑的大蝙蝠。

他破坏了一次完美的行动,就差那么一点,一点点,卢瑟就可以知道超人的,包括正义联盟英雄们的那些秘密了。

但现在,都被那该下地狱的蝙蝠侠给毁了!

 

 

“我可以认为,我说的话对你来说就像空气一样——根本没有任何存在感?”蝙蝠侠拽着超人,通过背后支撑起的斗篷滑落在一旁楼顶上。

“我知道你会来的。”超人没有继续站立的力气,他一屁股坐在水泥天台上,喘着气,“我知道的,B,你无论说些什么都会来救我的,你就是这样的性格,从来不肯把关心的话好好说出口。”

超人话音刚落,感到背后一凉,刺骨的寒意窜了上来,比刚刚遭遇漫天的氪石粉还让他恐惧,他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说了些什么,他有些胆怯地偷偷抬头去看蝙蝠侠的表情。

大半的面孔被遮掩在无法透视的面具当中,嘴角依然是永远微微下垂的弧度,超人无法读出任何有用的讯息来。

 

 

超人听到了蝙蝠侠标准的冷哼,他提着的心脏瞬间回归了原位。

空中飞来的蝙蝠飞机打断了之后并不漫长的沉默,蝙蝠侠向着超人伸出手,担着他的肩膀把他扔上了飞机。

“你需要先去找扎坦娜。”蝙蝠侠随后跳上了蝙蝠飞机,控制着它往目的地飞去,“卢瑟对你做了什么?”

飞机内空间并不大,这本来就是设计给蝙蝠侠一个人使用的,哪怕为了他方便活动也不可能让超人和蝙蝠侠两个大块头在里面觉得宽松。

超人小心地蜷起自己的身体,但还是无法避免的和蝙蝠侠有了大面积的触碰,他坐在蝙蝠侠身后,只要往前一点,就可以把对方整个圈进怀里。

超人觉得自己需要转移注意力,不然会发生极为不妙的事情,而回答蝙蝠侠刚刚的问题是个忽视自己大腿和对方臀部贴在一起的好办法。

 

 

“大概是魔法?”超人不是特别确定,他因为氪石粉末整个人都瘫倒在地上,身边人的说话声听得断断续续并不是很清晰,但还是捕捉到了几个字眼,“似乎能够让我说出真心话,没有遮掩,无法撒谎的那种。”

蝙蝠侠嗤笑一声:“看来伟大的超人先生面对魔法的训练要尽快提上日程了。”

“我……我不是有意的……”超人因为对方话语里的愤怒瑟缩了一下,似乎想把自己团成一个球藏进阴影当中,但在此之前,明明应该闭上的嘴巴却不听话地再度张开,“嘿,B,你做这种事情的次数也不少,每一回都让我担惊受怕,好几次我真想用披风把你裹住绑在我身边。”

幸好他反应够快,把后面的“然后拴在床上干到你不再有精力去冒险”给咽回了肚子里,不然他保证他没有被卢瑟的氪石给弄死,反倒会被他挚友的氪石堆给掩埋。

该死的魔法,令人厌恶的卢瑟。超人恨不得以头抢地,让自己把刚刚的话给咽回去,尽管那最糟糕的床上部分没有说出口,但前面的那段话,已经足够蝙蝠侠赏给他一顿好揍了。

 

 

蝙蝠机里沉默持续了片刻,蝙蝠侠没有理睬超人,而是和扎坦娜建立了联络,告诉他超人中了魔法,很糟糕很严重需要严肃对待的魔法。

 

 

的确是个糟糕可怕的魔法,因为氪石影响而受的伤让超人的意志力显然不如平日,他不得不咬紧牙关才没让蝙蝠机中的气氛变得更糟糕。

一路上,他吞下了无数的话语,其中多半是“B你的臀部真挺翘”“B我的大腿和你紧紧贴在一起只要蹭一蹭我就硬了”诸如此类的话。

就这样担惊受怕中他们到达了瞭望塔,超人终于松了口气,他不害怕蝙蝠侠逃出一仓库氪石来埋掉他——因为他知道B不会这样做,他害怕知道了自己的心思后哥谭的黑骑士会从此将他当做不存在一样,他敢保证如果对方真想忽视一个人,绝对会做得无比干脆彻底。

 

 

回到瞭望塔超人的伤口被很好地处理了,里面的氪石粉也被清理干净。

扎坦娜详细检查了超人的状况,之前蝙蝠侠的语气太过严重,害得她以为超人中了什么可怕的恶咒。

事实上现在超人的状况并不是那么严重——鉴于他第一个触碰到的人是他们这方的,还是虽然令人害怕却又无比令人信服的蝙蝠侠。

“一个魔法,会让人开口说话时无法撒谎,会坦言自己心底最真实的想法。”扎坦娜说道,“只对中了魔法后触碰到的第一个人起作用。”

“哇哦。”留守瞭望塔值班的巴里早在事情发生的时候就赶了过来凑热闹,他将薯片塞进嘴里,“超人触碰到的第一个人是?”

“是B。”半躺着的超人回答,“在魔法刚结束的时候,B把我从那个仓库里带了出来。”

“真棒。”巴里眨巴着眼睛望向蝙蝠侠,“这么说现在蝙蝠侠问什么问题超人都只能老实回答……嘿,不如我们来玩真心话大冒险吧!”

 

 

当然巴里的提议被其他所有在场人士否决了,扎坦娜其实是想举手赞同的,但是在蝙蝠侠的凝视和超人的puppy eyes注视中,她没有能够将赞同说出口。

“并不会持续太长时间。”扎坦娜安慰听了她的话之后不知道怎么有些惶然的超人,“顶多两天魔法就会结束。”

超人松了口气,他只要在这两天躲着蝙蝠侠就好了,他害怕自己想要正常表达想法的时候冒出一句:B来一炮吗?这样的话来。

蝙蝠侠了解地点头:“看来愚蠢的超人先生成功给自己争取到了两天的假期。”

“B……”

“你会有两天的时间来采访你的上司Mr.Wayne,鉴于说不准这个魔法会让你可能对其他人吐露不该说的东西,你必须待在瞭望塔。”蝙蝠侠很快敲定了超人未来两天的行程。

“你会留下来陪我的对吗?”在超人反应过来之前话语就已经从嘴里冒了出来,“你可以和我一起休个假,虽然地点不太对,但是瞭望塔约会也很不错。”

超人捂住了嘴,然而已经来不及了,他缓缓环顾四周,扎坦娜已经退到了门口,至于巴里,早已经跑不见了踪影,只留下一个空荡荡的薯片零食袋。

“这是你真正想说的?”蝙蝠侠双手环胸,语气听不出喜怒。

超人拼命摇头,他捂着嘴,努力阻止自己再说出什么不可挽救的话语来。

蝙蝠侠冷哼一声,背对着超人离开了房间,背后黑色的披风仿佛在地上拖出一道长长的阴暗印记。

 

 

之后的一整天,超人都没有见到蝙蝠侠。

他无比沮丧,觉得自己搞砸了一切,无论是不听指挥的盲目行动,还是魔法带来的“真心话大冒险”,他都深深的得罪了蝙蝠侠。

而他现在什么挽救的行为都做不出,因为保不准下一句话会让“世界最佳搭档”变成“世界最差搭档”。

拉奥啊!超人努力地想用披风裹住自己,让自己不显得太过颓丧。

因为太过沮丧,超人没有注意到刚刚一个小时从他身边路过了十八次的巴里整整两个小时都没有出现在他身边过。

 

 

超人知道蝙蝠侠受伤的事情时,哥谭的黑暗骑士已经处理好了伤口回到了蝙蝠洞继续调查后续事宜。

事实上对于他们而言受伤算是家常便饭了,但是这件事仍让超人感到担忧与愤怒,尤其是和蝙蝠侠一同处理这起事件的巴里提到蝙蝠侠是如何以身诱敌的时候。

超人在那一刻忘记了自己还身中魔法这件事情,他直接飞出了瞭望塔,冲着哥谭的蝙蝠洞而去。

 

 

这不是超人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了,每一回蝙蝠侠身上添上伤口,他都会怒气冲冲地冲过去,然后小心翼翼地询问对方的伤势,把所有的担忧愤怒都自己咽回肚子里去。

当然这回也不例外,可惜超人忘记了他的语言目前不接受自己的掌控。

所以在看见那个摘掉了面具的蝙蝠侠苍白着脸坐在电脑前忙前忙后,超人上前几步将对方的椅子转过来。

“我想你应该没忘记我让你待在瞭望塔的事情。”蝙蝠侠双手交握撑住下巴。

 

 

往常这个时候超人都会缩缩肩膀,小心地道歉,然后询问蝙蝠侠的伤口要不要紧。

然而今天的超人他是这样预想的,嘴里说出的却是另外的话。

“B……布鲁斯,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总说我的自大愚蠢,但是你做的让人担忧恐惧的事情并不比我少,每回见到你身上添一道伤口,我都难受得无法呼吸,布鲁斯,我害怕失去你,只要一想到你可能……我就……求你了布鲁斯,以后请不要再做那些冒险的事情了好吗……其实我知道这不现实,但是起码,起码要和我商量一句行吗?”

蝙蝠侠面无表情地听着超人的话,那双深蓝色的眼睛探究般地看着他。

一口气把话说完超人有种想要打死自己的冲动,他松开撑在椅子两边的手,后退了两步:“那个,布鲁斯,我不是,我是开玩笑……我从来不会开玩笑,超人从来不说谎,我说的都是真心话!”

 

 

蝙蝠洞里陷入了一片死寂,超人又后退了两步。

“布鲁斯不是这样,我……是的,没有比这更真实的了,我喜欢盯着你的屁股你的大腿,它们实在太美妙了,我痛恨你受伤,那些伤口让我觉得自己非常的无能没用,我不止一次幻想和你分享那些只属于我们的小秘密……”

超人再一次地捂住了嘴,他恨不得自己身上就没长过这个器官。

坐在椅子上的蝙蝠侠站起了身,他语气沉沉:“然后呢,我从来不知道超人患有妄想症。”

 

 

看着蝙蝠侠没有表情的面孔,超人放弃了,早死晚死都是死,他选择了彻底放飞自我。

“布鲁斯,我喜欢你,不……我爱你,我想待在你身边,理直气壮地插手你的生活,阻止你去干那些让关心你的人都会受伤的事情。我想和你一起生活,能够在拯救世界的空闲时间里像一对普通的情侣一样一起吃饭看电影去游乐场,来一些温馨的约会,我想和你做爱,干哭你,听你在床上叫着我的名字,我想早晨起床看见你躺在身边,我想你离那些绯闻女友远远的,只有我一个,我想拥有你,也想让你拥有我,让我成为你生命里不可或缺的存在……”

 

 

开始的时候超人激情洋溢澎湃,然而蝙蝠侠没有任何动作和回答,寂静的环境让超人的声音越来越小,那一刻他不像是那个被人崇拜爱慕的神一般的存在,而是重新变成了那个最普通的小记者,缩着肩膀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如果给你造成了困扰,你可以当做……当做我什么都没……”

“已经是了。”超人听见蝙蝠侠这样说。

他猛地抬起头,蝙蝠侠上前两步,拽住超人披风领子,让他低下头:“你已经是我生命里最糟糕的一个大麻烦了……”

在过度的惊愕和狂喜之后,超人闭上了眼,感受他所爱的人给予的一个漫长而柔情的吻。

 

 

—FIN—


第二天早晨在韦恩庄园抱着布鲁斯醒来时,超人觉得莱克斯·卢瑟或许并没有真的那么令人厌恶。

评论(9)
热度(363)
  1. 夙夜长生醉舟。 转载了此文字

© 醉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