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君//
填坑?风太大我听不清你说什么……!//
欢迎长评❤//

【朝耀】灵魂与爱

除草除草,群里每周活动写的。

一小时成品,跑题三千里2333333

关键词:灵魂伴侣

 


“你会有一个灵魂伴侣,真幸运。”

见到亚瑟的人基本都会这样说。

 

 

亚瑟就知道自己的特别,虽说手腕上有字这种事情并不是多么与众不同,这世上拥有灵魂伴侣的人数量并不少,但人们见到了他的手腕还是会赞叹上那么一句。

用弗朗西斯的话来说就是:“那是上帝给予的浪漫。”

会有那么一个人,他的手腕上也写着这样的一行字,在或是极近又或是极远的地方等待一场让灵魂震颤的邂逅。

 

 

初时亚瑟也这样认为,很小的时候他总会看着手腕,那上面的英文字母他还并不认识,只知道这个并不大的字迹里承载的是一份深入灵魂的共鸣。

“我会遇到她吗?”亚瑟总是会在妈妈洗碗的时候扒着桌子这样问。

柯克兰夫人很有耐心地回答他:“会的,你会遇见她的,因为你们是灵魂伴侣。”

亚瑟便开始想象自己的那个她会是什么模样,她是不是和自己一样有着金色的头发,她是不是和自己一样拥有一双碧色的眼睛,不不不,她应该和自己的母亲柯克兰夫人一样温柔一样美丽。

 

 

等到长大一些,亚瑟总是会向同伴们炫耀自己手腕上的英文字母,他的手腕上是一句十分简单的话语,简单到几乎没有任何值得说道的地方,却依旧引来了那些手腕上并没有字的人的羡慕。

拥有灵魂伴侣的人手腕上所写着的是自己的灵魂伴侣第一次见面时会对自己说的话。

亚瑟有时候会偷偷去看其他手腕上有字的人,想着他们会不会是自己的灵魂伴侣,只因为他手腕上的这句话实在太常见了,他不得不花费过多的精力去寻找说出“没关系”这个词语的人是否会是自己的另一半。

这个寻找的过程漫长而又无趣,所有的等待中的期盼最后都成了湮灭的灰烬。

 

 

等到年纪再大一些,亚瑟已经不想再提起灵魂伴侣这回事,因为这成为了让他头疼的东西。

亚瑟长得极好,他继承了柯克兰夫人的美丽与柯克兰先生的英俊,这让他成为了校园的风向标,一半的女孩都暗恋他。

于是总有女孩想法设法地去打听亚瑟手腕上到底写了些什么,她们和亚瑟偶遇,说出那句“没关系”,然后把亚瑟对自己说的话纹在手腕上,好像这样就可以伪装成亚瑟的灵魂伴侣一样。

青春期的亚瑟开始厌恶自己手腕上的字,他觉得这种东西的存在太影响生活了,他想尽一切方法试图抹掉这些字迹的存在。

最后他只能戴上一个护腕,高中三年他都没有再把手腕上的字露给任何人看过。

童年时最初的期待,那份对灵魂伴侣与爱情的向往似乎都消磨在了时光当中。

 

等到了大学,手腕上的护腕换成了手表,亚瑟也试着去忽视那所谓的灵魂伴侣,他开始尝试一段恋情,然而从来都是无疾而终。

浪漫的姑娘们在知道他有灵魂伴侣之后总是惊呼他该死的幸运,能有找到可以共鸣的另一半,然后委婉拒绝他的任何邀约。

“你知道的,你迟早会遇见自己的灵魂伴侣,我可不会横刀夺爱。”姑娘们这样拒绝道。

而对灵魂伴侣不屑一顾的则在知道后大肆批评这种毫无根据的东西。

“真是可笑,手腕上有字其实是上帝的惩罚,灵魂伴侣这种东西的存在根本是毫无意义。”他们甚至怂恿亚瑟把手腕上的字给割掉。

亚瑟和这种人也没办法相处。

 

 

那之后亚瑟开始专心于学业,毕业后认真工作,他认为自己可能直到死都找不到那个该死的不知道在哪里的灵魂伴侣。

“妈,你知道吗,我甚至怀疑我的灵魂伴侣早已经过世了。”周末的家庭聚餐上,亚瑟嘟嘟囔囔地抱怨着,“或者她压根就还没出生。”

“我可能要单身一辈子了。”

并非开玩笑,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亚瑟的确是如此打算的,他有时候看着手腕上的字,会想,既然上帝告诉他他有一个灵魂伴侣,为什么不直接将这个灵魂伴侣送到他面前?

这样蹉跎时光,灵魂伴侣的存在又有什么意义?

 

 

这份愤怒当遇见王耀的时候达到了顶峰。

平时在外亚瑟永远是那个风度翩翩的绅士先生,只有回到家中他才会和自己的母亲抱怨这些东西,他话音刚落家中门铃就被按响。

那是新搬来的邻居,一位扎着黑色马尾辫的青年,他有着柔和的笑和清秀的面庞,他有着亚瑟望尘莫及的好厨艺。

最重要的是,当看见他的第一眼,亚瑟感觉到了一种来自于身体深处的颤动,就好像世界骤然间亮了起来一般。

坐在餐桌前的亚瑟抓紧那不多的时间整理了一下自己刚起床还乱糟糟的发型,他捂着胸口,等待那“砰砰砰”心跳逐渐平息。

 

 

那一刻亚瑟觉得自己遇到了命定的灵魂伴侣,尽管之前在心中暗自咒骂过多回,但在这一刻,亚瑟想要大声地赞美。

然而当王耀看过来时,他微笑着和亚瑟打了声招呼。

他说:“你好,我是隔壁的新邻居,我叫王耀。”

和亚瑟手腕上的字完全不一样。

那一刻,亚瑟原本蹦到了嗓子眼的心脏直接摔进了泥土里。

“你好。”他声音干哑,“我叫亚瑟,很高兴认识你。”

 

 

亚瑟搬回了家里住,尽管王耀不是他的灵魂伴侣,他也无法否认这个人对自己的吸引力。

亚瑟开始尝试追求这位新邻居。

他从来没想过自己第一次这么认真会是追求一个来自异国的同性,但直觉告诉他谁都可以错过,但是这个人不行。

亚瑟从没有正正经经谈过一次恋爱,他上网搜查资料,去图书馆翻阅书籍,认真而笨拙地执行一次又一次的邀约。

 

 

不得不说他和王耀相处得很愉快,他们爱好相似,无话不谈,就连坐在一起不说话的时候时间都过得飞快。

去他的灵魂伴侣!亚瑟这样想,去他的命中注定!

他要是错过了王耀他就是会被上帝大声嘲笑的傻蛋!

然而灵魂伴侣的存在依然是重担压在亚瑟的心头,他害怕被王耀知晓自己拥有灵魂伴侣,他从来不提自己手腕上有字,他想让自己像个普通人那样,谈一场普通的恋爱,追一个自己喜欢的人。

他在一次浪漫而又完美的晚餐约会时告白。

灯光环境又或者是告白的话语都挑不出刺来,然而被告白的对象却迟迟没有回应。

王耀苦笑一声,他抬起了手腕,在他左手手腕上戴着几串深棕色的佛珠,亚瑟喜欢佛珠淡淡的香味,王耀回国时曾经还帮他带了几串。

可他抬手腕的举动对于亚瑟而言无异于晴天霹雳,是了,他把自己伪装成普通人,接近王耀,却忘了去想王耀是不是也是一个普通人。

“我的手腕上有字。”王耀缓慢说道,一字一字像是刻在亚瑟心间,“我有灵魂伴侣。”

 

 

“你会有一个灵魂伴侣,真幸运。”

见到亚瑟的基本人都会这样说。

亚瑟总想抛弃风度,对着每一个对他说这样话的人怒吼上一句:“幸运个屁!”

他喜欢王耀,他很确定,他想和这个人共度余生,而现在因为那什么狗屁灵魂伴侣,他和王耀的关系变得极为僵硬。

他们会有自己的灵魂伴侣,一个会和他们灵魂共振,一个会和他们心意相通的人。

这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如今却横亘在两人之间,让他们进一步胆怯退一步心痛。

像是磨钝了的刀子一点一点割着心脏。

 

 

亚瑟忍了好些天,对上帝的愤怒让他的生活看上去都变得暴躁了。

“你在担忧什么呢?”吃完晚饭后柯克兰夫人拉住了亚瑟。

“为什么要有灵魂伴侣呢?”亚瑟不解地问,他也知道这个问题问了也得不到答案。

柯克兰夫人看着自己的儿子微笑,哪怕已经成年许久,亚瑟在他眼里依旧是个迷茫的孩子:“你在害怕什么?这世上,很多事情最重要的是经过,而非结果,你既然不相信灵魂伴侣,那么又为什么会担心感情会被灵魂伴侣影响?”

亚瑟看着柯克兰夫人好一会儿,他猛地打开门,冲了出去。

是的,就像他许久之前说的,去他的灵魂伴侣,他既然想和王耀在一起,那么他们就努力维持好这份感情,这是一份真挚的纯粹的爱意,他相信哪怕是灵魂伴侣的出现也无法撼动。

 

 

亚瑟穿着睡衣跑到王耀家时,王耀正坐在庭院里纳凉。

“王耀!”亚瑟隔着栅栏喊他,“不要什么灵魂伴侣,只有我们!”

王耀从椅子上起身,打开门,给了他一个拥抱。

 

 

“你就是我的灵魂伴侣。”亚瑟在王耀耳边道。

这世上没有谁能决定我的灵魂究竟会为谁而震颤,除了我的心。

 

 

—FIN—


评论(8)
热度(276)

© 醉舟。 | Powered by LOFTER